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激情小说  »  【马小虎的放荡生涯】(卷02)(41-60)【作者:马小虎】
【马小虎的放荡生涯】(卷02)(41-60)【作者:马小虎】
字数:4199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十一章、家中春色(二)

  马小虎再动时,齐眉就故意收缩下腹,下面花瓣就闭合一下,夹到马小虎的下身。马小虎好奇的问,「大老婆,你下面会动呢……」

  齐眉两手捧着马小虎的脸,「这样舒不舒服?」

  马小虎连连点头,齐眉就又动下。马小虎忽然呵呵乐了,「跟你的嘴唇一样,一张一合的。」

  齐眉娇羞的在他后背拍打一下。

  马小虎开始挺着屁股慢慢抽弄,不一会儿,齐眉的欲望再次燃烧。她双手抱紧马小虎的屁股,马小虎每一次用力,她又略微的推一下。动了一会儿,马小虎就起了高调。他起身抽出,一手摸着齐眉的白腿,「大老婆,你翻过来,我想看着你的大屁股弄……」

  齐眉听话的翻过身来,趴在床上。雪白的臀部高高翘起,马小虎过去摸了摸臀瓣,扶着刚硬刚想进入,可一看到自己的小弟弟上面晶莹的液体,忽然又不想马上进去。

  他挪到齐眉的身前,将小弟弟送到齐眉的嘴边,「大老婆,帮我亲亲吧……」
  齐眉撅着臀部,一手扶着,刚要张嘴去亲。就见上面沾满自己的液体,就不干了,「不亲,上面有东西,要不你擦擦。」

  马小虎就用坚硬在她脸上乱蹭,「你的东西,不脏的,来……」

  齐眉不干,说你不擦我就不亲。乡土尛说網手打马小虎无奈,拿了床头的餐巾纸擦了几下,再次放到齐眉的嘴边。齐眉这才张嘴含住。开始探头来回吐弄,马小虎看着自己的小弟在齐眉嘴里进出,又看齐眉伸头缩头的样子,不知怎么竟想起了小乌龟探头的样子。一时没忍住,竟笑出了声音。

  齐眉见他笑,虽不知道笑什么,但想也不会是什么好事。就把他小弟吐出。照他大腿打了下,「笑什么,不亲了,快上来……」

  马小虎也没再勉强。到了后面扶着自己的钢枪,对着花瓣,直接插入。
  齐眉被这酥麻的感觉刺激,「啊」的叫了一声。全身都直直的挺了起来,下身这种充实的感觉让她头皮都有些发麻。

  马小虎用下身死死的盯着齐眉的臀部,感觉到底后,才开始慢慢抽离,再用力撞回。这种时浅时深的刺激让齐眉不停的发出销魂的呻吟,马小虎每一次动作,她动用屁股后顶。让两人更加完整的结合,同时能形成更猛烈的撞击。

  马小虎越来越用力,两手绕过齐眉的腋下,紧握胸前两个硕大的丰满。齐眉感觉有些疼,却又希望他再大力些,就在这矛盾中享受着马小虎一波又一波的冲击……

  随着抽动加速,马小虎感觉自己头皮阵阵发麻,他双手从胸前拿回,紧握齐眉的细腰。耸动下身,激烈的撞击齐眉的臀部,一阵急促的肉体撞击声就在房间里回荡。

  齐眉的呻吟声由长变短,慢慢急促起来,一会儿是气短的闷哼声,一会儿又是急促的叫喊,她忽然感觉自己身子止不住的颤抖,不由连连大叫,高潮再一次来临。

  马小虎也闭着眼睛猛烈的冲刺,随着齐眉的叫声,他也忍不住大叫几下,就感觉下身如离闸的洪水,奔涌而去……

  齐眉已经跪不住了,全身趴在床上。马小虎趴在她身上,下身还没有完全软下去,但也没心情再动,两人在床上都发出满足的哼哼唧唧声。

  晚饭时,闻文见马小虎没来。就问李雪打没打电话。李雪说打过了,他自己在家吃的方便面。说不过来了。

  闻文一听有些不高兴,看着爸妈说,「我吴阿姨走时让你们照顾小虎,你们可倒好,让人在家吃方便面……」

  闻成钢一边夹菜一边说,「你这孩子说的,你妈也不是没叫他。怎么能说我们不照顾他呢,再说了,十六七岁的大小伙子,还用怎么照顾?」

  闻文生气,白了闻成钢一眼,把剩下的半碗饭一推,撅嘴说,「我不吃了,我说什么都不对,就你们说的对。」

  李雪见儿女发火,忙说闻成钢,「孩子说两句就说两句,你呛着她说干什么。来,姑娘,快点儿吃,明天小虎不来,我去找他还不行吗?要不你去找,这行了吧?」

  闻文这才又把饭碗端起,但还是不说话,赌气的把碗里的饭快速吃光。
  吃过饭,李雪在厨房洗碗。她琢磨一会儿去马小虎家看看。一是看看他吃没吃饭,最主要的还是想和马小虎温存一下。李雪这个年龄,正好是如狼似虎的年龄。一想到和马小虎温存,她内心就一阵狂跳。

  可刚收拾完,一到客厅。闻成钢坐在沙发上边抽烟边说,「你晚上就别去打麻将了,你宝贝女儿一周才回来一次,多陪陪她……」

  李雪见老公说的在理。心里虽有些失望但还是答应了。她坐到老公旁边,拿了一粒葡萄刚要吃,就想起马小虎说要吃自己葡萄的场景,脸不禁微微红了。
  闻成钢抽了口烟,压低声音对李雪说,「你说闻文是不是有点儿不太对劲啊?」
  李雪有些奇怪问,「怎么了?」

  「我怎么感觉这丫头好像和马小虎不对劲呢,你看她刚从那个态度。以后得让她和马小虎离远点,那小子太混,可别影响了咱们闻文。」

  李雪有些为难,她对闻成钢说,「可咱们答应静华了,总不能不让他来吧?」
  李雪可不想不让马小虎来。但是老公的话也有些道理。闻成钢就说,「来倒是行,就别让他和闻文单独接触。你说吴静华那么贤惠的女人,怎么养这么个混儿子呢,要我说就像他爸,就是个混蛋……」

  闻成钢说到吴静华时心里一动,暗想这几天打她电话怎么就是打不通呢。老公的话李雪不爱听,就抢白说,「吴静华贤不贤惠你怎么知道?是不是想她了?」
  闻成钢瞪了她一眼,「你这说什么呢?是想吵架啊?」

  李雪白了他一眼,「谁稀罕搭理你。」

  说完扭身去洗手间洗漱了。

           第四十二章、家中春色(三)

  李雪洗完澡出来时,见闻成钢还在抽烟看电视,加上刚才他对马小虎的评价,心里就有些不悦。一边拿毛巾擦头发,一边说,「一个破球赛有什么看的,一堆人抢一个球有意思啊?你看看这一会儿这屋里让你抽的,全是烟……」

  闻成钢被李雪啰嗦的心烦,把烟头掐灭。见李雪进了房间,以为李雪洗完澡想要了呢,又不舍得球赛,就想看完球赛再去满足老婆吧。

  看完球赛已经十点了,闻文房间灯还亮着,她还在写作业。闻成钢就在门外说,「闻文,早点儿睡觉吧,明天再写。」

  闻文气也消了,就回答说,「知道了。」

  闻成钢回到对面自己的卧室,见李雪已经躺下了,在那儿摆弄手机玩呢。因为天热,李雪就把毛毯掖在身下,只穿着一件纱质的睡衣,既没穿内裤,也没戴乳罩。把长长的白腿露在外面。

  闻成钢也不由在心里感叹,老婆虽然青春不在。但无论身材还有皮肤都保养的很好。就是走在大街上,大多数人也都会把她当成三十出头的少妇。

  闻成钢脱了衣服,只穿着内裤上了床。一只大手就在李雪腿上来回摸着。李雪心里还是有气,扭了下身子,不满的说,「别碰我,去看你的球吧……」
  闻成钢在后面嘿嘿笑着,一手抓住李雪胸前的丰满,「谁的球也不如自己老婆的球……」

  李雪屁股朝后一耸,「滚……」

  闻成钢拉着李雪的手,放到自己的身下。[ 乡土尛说網手打] 李雪对着他的坚硬捏了一下就松开。两手继续抱着手机。闻成钢在后面央求,「来,给我亲亲。」
  李雪根本不搭理他,只说了句,「自己亲去……」

  闻成钢被李雪的态度弄的很郁闷。就一把把睡裙从下拉到上面,李雪雪白的臀部就露了出来。闻成钢把她腰身向后一拽,李雪身子就成了弓字行。屁股撅着对着闻成钢,而上身还是向前。

  闻成钢把裤衩褪下。下身虽然还不是太硬,但依旧拿着对准李雪的下面,屁股向前一送,下面就进去了个小头。

  李雪因为身下还没反应,干干的被他猛的一弄,立刻「哎呀」的疼叫一声。但还是不肯动身配合老公。

  闻成钢也不管她,又继续前送,下面就更进了一点。李雪身下发干,闻成钢进入时就有一种紧锢的感觉,好像是进入了一个初经人事的女孩儿身体一样。
  闻成钢不再着急往前,而是原地慢慢抽送。他知道李雪身子敏感,用不了几下她肯定就会有水流出。果不其然,闻成钢没动多一会儿,就明显感觉下面越来越湿滑。不用费力,整个下身就都进去了。

  李雪把手机放下,闭着眼睛。嘴里穿着粗气。闻成钢故意要报复她刚从对自己的态度。就把着她的前腰向后拉,下身一下一下的在李雪的屁股上猛撞。
  他这哪是报复,越是这样,李雪就越感觉舒服。开始还是喘着粗气,可他这一动,李雪就开始发出轻微的呻吟。

  这样的姿势两人也曾用过,虽然很刺激,也不费体力,但进入的并不是太深。
  闻成钢又动了两下,一手抓着前面的丰满,对李雪说,「你趴下,从后面弄。」
  李雪这回没拒绝,果断的翻身把脸趴在枕头上。闻成钢借着下身润滑的液体,猛的一下插了进去。

  李雪被刺激的「啊」的叫了一声,脸也从枕头上抬了起来。闻成钢把着李雪的肥臀,猛烈的来回抽送。胯部撞击到李雪的臀部,不时的发出啪啪的声响。李雪的叫声越来越大,闻成钢也冲击的越来越猛……

  闻文正写作业,对面房间先是传来微弱的啪啪声,接着又听到妈妈的呻吟声。她脸一下红了,也再没有心思写作业。反倒是支着耳朵听那房间的声音。

  李雪的叫声越来越大,闻文听的也愈发清楚。她干脆把台灯关掉,直接脱衣上床。心里想着马小虎和自己在床上的情形,脸上越来越热,感觉自己整个身子都在燃烧。

  「小虎,你在做什么呢?」

  心里一边想着,手指就伸到内裤里,在自己细嫩的花瓣上揉了揉。慢慢的把中指伸了进去,在进去的那一刹那,她不由的压低声音,嗓子里发出「吭」的一声。

  闻成钢把着李雪的臀部猛烈的冲撞着,李雪双手驻在枕头上,头向上抬着,张着嘴一边大口的喘息,偶尔再发出几声大声的荡叫。

  闻成钢看着身下的人,竟然一时有些恍惚,觉得此时自己并没在家,而是在吴静华的家里,她正跪在自己的胯下快乐的吟叫。想到这里,他内心一阵震荡,速度更是加快到极致,在不断冲击中,自己不再受控制,浑身一哆嗦,下面就喷射而出。

  李雪感觉到闻成钢的喷射在自己的内壁上,她叫声更大,想要的高潮却还是迟迟没来……

  闻文的手指在自己的花心中轻轻搅动,开始学着马小虎对自己的动作,一个人慢慢来回抽动。

  每动一下,自己都会发出一声闷哼。心里还不由的把手指和马小虎的小弟弟进行对比,这一比心里更加空虚,手指的频率也更加快了。

  闻文甚至开始恨马小虎了,他让自己尝到性爱之乐,可需要他的时候他却不知到在哪儿。

  闻文闭着眼睛,脑海中努力回想自己和马小虎一起的每一个细节。想着他那滚烫在自己的身体里抽插,冲撞。她手指猛的一动,竟扣了自己一下,立刻疼的啊了一声。

  她开始加快速度,不同的快感也阵阵传来。正想更加努力之时,忽然听到对面的房间门一下开了,吓的她忙把手指抽出。下身立刻传来一种空虚之感。心里暗下决定,明早一定要去找马小虎算账……

           第四十三章、家中春色(四)

  一大清早,马小虎和齐眉还相拥熟睡。马小虎将自己的脸完全伏在齐眉的双峰之间。这样他感觉既舒服又温馨。好像一下回到五六岁时,自己趴在妈妈怀里睡觉的情形。

  要不是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两人还不会醒。马小虎一睁眼,先是在齐眉洁白的胸前亲了下,齐眉推他说,「别闹,快去接电话。」

  马小虎这才不情愿的起身接电话。电话是闻文打来的,说要去买早点,一会儿给马小虎送去。马小虎答应一声,就把电话挂了。

  一上床,他就钻进被窝,再次把脸埋在齐眉的胸前。还不时的来回蹭着。一只手放到齐眉白美的臀部,来回轻揉着。

  齐眉抱着马小虎的脑袋,像抱着一个孩子一样,轻声问,「小虎,谁来的电话?」

  马小虎的脸还在蹭着,嘟囔说,「闻文来的,一会儿来给我送早点。」
  齐眉一听,「啊」的叫了一声。忙把马小虎推开,直接坐了起来,嗔怪的说,「你怎么不早说,这她要来撞见成什么事儿了。」

  说着就去穿衣服。马小虎迷迷糊糊的,他揉了揉眼睛,才听明白齐眉的意思,「我操,我怎么忘了,还真把你当成我妈了。」

  齐眉穿着衣服瞪了他一眼,「别胡说了,我得走了。什么时候回来就给我打电话吧……」

  马小虎趴在床上,看着齐眉,「嗯」的一声答应着,又问说,「我要想你怎么办?」

  齐眉穿好衣服,在马小虎的脸上亲了下,「乖,找时间我去你们学校看你好不好?」

  马小虎高兴的点头,齐眉就急匆匆地下楼走了。乡土尛说網手打下楼时,齐眉就想,马小虎和闻文之间一定是有事情的。一会儿闻文去,两人肯定又会是一番云雨。

  想到这里,齐眉心里觉得酸酸的。不过一想自己和马小虎怎么也不可能的,只要他觉得快乐幸福就好,一这么想心里又释然多了。

  闻文拎着早餐快到马小虎家时,看到了齐眉的背影。暗想这女的好像是齐眉老师,就喊了句,「齐老师。」

  齐眉听到后一愣,没敢回头。加快脚步走了。闻文还有些奇怪,但她怎么也不会想到齐眉是刚才马小虎家里出来。就直接上楼了。

  一听敲门声,马小虎就知道是闻文来了。他穿着拖鞋懒洋洋的去开了门。
  闻文见他什么都没穿就给自己开门,吓了一跳,就说道,「你怎么不穿衣服就给人开门?」

  马小虎往卧室走,嘟囔说,「我自己在家,穿衣服干什么……」

  闻文把早餐放到厨房,也进了卧室。见马小虎的床上居然两个枕头,有些急了,问说,「昨晚谁在这儿住了,怎么还两个枕头?」

  马小虎钻进被窝,脸不红不白的说,「给你准备的……」

  闻文不信,继续问,「你怎么知道我要来?」

  马小虎闭着眼说,「你刚才不是打电话了吗?这还用问,我真怀疑你怎么考上的重点……」

  闻文这才放心。她说,对了刚才我在楼下看到一个人,好像咱们齐老师。马小虎「哦」了一声也不说话。但心脏却加速跳着。

  闻文见马小虎没有兴趣聊这个话题,又问昨天为什么没去吃饭,是不是生她妈妈的气了。马小虎没吭声,心里倒是挺佩服闻文的细心。

  闻文见马小虎还不说话,就坐到床边,用手摸着马小虎的脸,「小虎,我都想你了,你生他们气和我也没关系吧……」

  马小虎自从记事儿起,和闻文的斗争中就没胜利过。今天闻文竟然主动向自己服软,他受宠若惊。握着闻文的手说,「来,上来,我谁的气也没生。」
  闻文一听,才高兴的上来床。钻到马小虎的被窝,马小虎就开始动手脱闻文的衣服。闻文也很配合,不一会儿两人就赤裸相见了。

  马小虎刚一握上闻文胸前的玉兔,闻文整个身子立刻就软成一滩。脸色也更加潮红,大口喘着粗气。

  闻文的状态吓马小虎一跳,忙问,「闻文你怎么了?」

  闻文把细软的身子朝马小虎的身上使劲靠拢,低声穿着粗气说,「讨厌,你说我怎么了……」

  马小虎没想到闻文会有这么强烈的反应,把手放到闻文的下面一摸,一下摸了一手粘液。

  闻文感觉整个人都是迷迷糊糊的,脑子里不停闪现昨晚的镜头,还有爸妈房间传来的呻吟声。

  马小虎的手在闻文的花瓣上摸了两下,感觉汁液更多,身下的床单都已打湿。他用手指伸了进去,闻文就「啊」的大叫一声。整个人朝马小虎又靠了靠,主动张开嘴在马小虎的脸上乱亲,一亲到嘴,忙用力的吮吸,好像要把马小虎吸干一样。

  闻文闭着眼睛,但马小虎眼睛却睁的大大的,他暗想,莫非真和电视剧演的一样,闻文中了情花之毒,非得男女交合才能解毒。不然她怎么会这么强烈呢?
  闻文使劲的抱着马小虎,身子也贴的紧紧的。这样马小虎在花丛中的手指都没有办法抽动。马小虎无奈,把嘴挪开,对着闻文说,「闻文,我上来了?」
  闻文闭着眼睛嗯了一声,就把身子摆正。马小虎跪在闻文两腿之间,两手握着双腿向上一台,闻文立刻就成了九十度的姿势。马小虎再一用力,闻文的两条美腿就软软的举过头顶。

  马小虎有些惊呆,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柔若无骨。他赞叹说,「闻文,你这身子不学舞蹈真可惜。」

  闻文早已欲火中烧,她根本不想和马小虎探讨这样的话题。马小虎见闻文不说话,就低头看着闻文的花瓣,这样高举的姿势,花瓣自然盛开,上面还沾着丝丝雨露。

  马小虎抬起身子,手扶着胯下的坚硬,对准花瓣慢慢下插。只一下,就大半个身子没入。

           第四十四章、家中春色(五)

  闻文整个身子都软软的,这一点她和马心语不同。乡土尛说網手打马心语一旦受到刺激,全身都会挺直。而闻文除非到达高点,之前身体都是软的。像是一滩活好的面,任你随意摆弄。

  马小虎开始慢慢插弄,每一次下身抬起再进入时,都能清晰的感觉到闻文肉壁和下身紧紧的摩擦,这种摩擦给他来很大的刺激,整个后背的汗毛倒竖,浑身竟起了鸡皮疙瘩。

  而闻文更是满脸通红,水汪汪的眼睛中已经没有了往日的清纯,换而代之的竟透着一股迷人的媚态。

  马小虎试着加快动作,但这样直来直去的进入方式却让闻文有些疼痛,开始她尽量忍着,随着马小虎的动作加快,她忍不住说,「小虎,我有点儿疼……」
  马小虎这才意识到是这种近乎压迫似的动作让闻文有些疼痛。他慢慢的把下身拔出,准备换个姿势。就在拔出的那一瞬间,闻文的下身忽然发出「噗」的一声,马小虎感觉好笑,问说,「闻文,你是不是放屁了?」

  闻文的下身塞满的肿胀感一消失,正感觉有些失落。听马小虎一说,她用脚轻轻踢了马小虎一下,「你才放屁了呢……」

  马小虎好奇的问,「那怎么还响了,不是你放的还是我放的?」

  闻文好气又好笑,「你初中物理都白学了……」

  马小虎的脑子飞速旋转,但他实在不明白这和物理有什么关系。[ 乡土尛说網手打] 他也懒得去想,把闻文两条腿又举了起来,这回举的不再那么高了。他扶着下身,对着闻文的下面前送。

  闻文的身子随着马小虎的进入轻轻颤抖,再没完全进入之时,她还轻轻抬起屁股,配合马小虎的插入。马小虎一进入就感受到下身处在一股温暖之中,而四周的细嫩肉壁竟自己蠕动着,抚摸他的下身。马小虎脑子一热,险些射了。
  马小虎忙稳住心神,做了几下深呼吸,不敢再乱动。停了好一会儿,马小虎慢慢的适应了这种刺激感。他开始绷紧下身,慢慢动了起来。

  随着马小虎的动作,闻文的身子也开始小幅度的摇晃起来。身前还未完全长达的玉兔也随着来回晃动。

  马小虎开始加快力度,闻文的呻吟声音就更大了。下面的摩擦声和撞击声充满房间。

  马小虎两手把着闻文的腰肢,动作越来越快,他忽然突发奇想的一下把闻文抱了起来,这样闻文就坐在他的怀里,双腿缠在他的腰上。而马小虎完全坐着,双手托着闻文,挺起屁股一上一下的动着。

  这样的姿势虽然插入幅度并不大,但两人的下身却能紧密结合在一起。这种紧迫的挤压感,反倒让马小虎的下身更能用力的刺激闻文的敏感处。

  闻文紧抱着马小虎的脖子,整个身子后仰,下身开始随着马小虎的节奏来回动着。慢慢找到节奏后,她开始掌握主动。她两脚支在床上,抬起屁股一上一下的动着。

  这样的方式让闻文能自己把握,她完全根据自己舒服方式,来决定抽送的力度和频率。

  马小虎两手推举着闻文的屁股,帮助她身体来回起伏。闻文上下动作开始加快,不时的扭动身子,让马小虎的坚硬更全方位的冲击自己的肉壁。

  闻文臀部频频摆弄,嘴里不时发出诱人的呻吟和喘息声。马小虎感受着自己的坚硬在鲜嫩的花瓣中进进出出。闻文忽然抱紧马小虎,嘴里发出哽咽的声音,手指也紧紧的扣住马小虎的后背,大叫一声,「小虎……」

  接着又把头扬起,紧皱眉头,要紧牙根。马小虎看着闻文的样子,知道闻文的高潮来了。他只是不懂,明明是很舒服的事情,可看上去却像受罪一样。
  闻文把歪着脑袋趴在马小虎的肩膀上,嘴里还哼哼唧唧的,感受着高潮过后的余温。马小虎故意抬起屁股在花心中顶了下,「我后背是不是被你扣坏了?」
  闻文忙看下,愧疚的说,「的确有几处指甲印,我不是故意的,刚才好像已经完全没意识了……」

  马小虎又问,「舒服吗?」

  闻文脸色依然潮红,有些娇羞的说,「嗯,小虎,我们要是一辈子就这么抱着该多好。我真希望现在时间静止了,我们两人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马小虎嘿嘿笑着,在闻文的脸上亲了一口,「这样我就能随时弄你了是吧?哈哈,你是电视剧看多了吧……」

  闻文娇嗔的在他后背拍了下。马小虎就挺起屁股继续向上顶,这一顶,闻文就啊的叫了一声,连忙求饶说,「小虎,让我下来吧,我都要累死了……」
  马小虎听她一说,身子就向前扑倒,这样下面还紧紧相连,身子还压在闻文的身上。

  马小虎连续动了几下,力度却没太大,闻文娇羞几声,内心的欲望又被勾起。她双腿夹在马小虎的腰上,脚尖勾在一起,用腿蹭着马小虎的屁股。

  两人正水乳交融着,闻文的手机却在枕头边一下响了。这声音吓两人一跳,马小虎赶快停止了动作。闻文一看是老爸闻成钢来的电话,她轻声说,「小虎,你别出声啊。」

  说着接起电话,闻成钢听李雪说,闻文去了马小虎那儿送早餐。有些不高兴。问她怎么还没回来。

  闻文对爸爸的口气也很不满,不高兴的说,我正讲题呢,一会儿回去。说完就挂了电话。又担心父亲突然来,有些紧张的对马小虎说,「小虎,你快点吧,别一会儿我爸爸再来找我……」

  马小虎听出闻成钢不想闻文来找自己。心里有些不舒服。他故意用力顶了一下,然后说「你那什么爸爸?比女人都墨迹……」

  闻文搂着马小虎的腰说,「他就那样,我都习惯了!」

  马小虎又突发奇想,「要不我给你当爸爸吧……」

            第四十五章、想要赚钱

  闻文立刻回说,「不要脸,谁要你当爸爸。乡土尛说網手打」马小虎下身连续动了几下,嘴里却说,「快,叫爸爸……」

  闻文舒服的哼哼唧唧,但还是不喊。马小虎就把身子整个趴了上去,含住闻文的耳垂儿,一边添一边说,「你要不叫我就不动了……」

  说着又挺起屁股,朝里面深插一下。闻文用脸蹭着马小虎的脸,马小虎立刻感到她脸上的火热,闻文呢喃的说,「小虎,别闹,快动……」

  马小虎又动几下,但马上就停了下来。闻文正舒服着,见他停了,就轻声说,「你怎么这么坏?」

  马小虎嘿嘿笑着,在闻文耳边吐着热气,轻声说,「乖女儿,快叫爸爸……」
  说着下身又动几下,闻文被刺激的感觉自己脑子天旋地转,闭着眼睛,呢喃的说,「爸爸……」

  马小虎一听心里痒痒的,立刻支起身子,猛动几下。嘴里说着,「再叫……」
  闻文第一声叫完,也不再害羞,连喊几句,「爸爸,爸爸……」

  马小虎听的心花怒放,对闻成钢和李雪的开始加快节奏,每一次都把下身抽到花瓣边缘,然后再猛的刺进去。闻文刚经人事不久,这种大幅度的动作没几下她就感觉自己又要不行了,浑身麻酥,整个心都是痒痒的。

  马小虎两手支在床上,挺着屁股,大力的做起活塞运动。忽然闻文又大声的叫了起来,那种忘情的表情让马小虎心里一颤,下身的坚硬在花心中不由自主的抖了两下。乡土尛说網手打他知道自己要来了,忙大力冲击着,伴随着闻文的喊叫声,马小虎下身的主筋一紧,一股热流向花心直冲而去……

  闻文担心闻成钢来这里找她。一完事,就快速整理好下身,着急忙慌的穿衣服。一边穿还问说,「小虎,你早饭还没吃呢,中午去我家吃饭吧……」

  马小虎摇摇头,「不去了,太累了。我要好好睡一觉。」

  闻文整理好衣服,「我们下周分重点班了,进重点班后只能一个月回来一次了……」

  马小虎随口说,「嗯,到时候我去找你。」

  闻文挺高兴,「那你就趁周天去,周天我们休息一下午……」

  马小虎「嗯」了一声,忽然想起个事儿,忙问说,「闻文,你不会怀孕吧?」
  闻文白了他一眼,「今天安全,前七后八,这你都不懂?」

  说着头也不回的走了。马小虎躺在床上嘟囔,什么前七后八……

  马小虎的确太累了。这两天连和三个女人上床。即使体力再好,也有些吃不消。他倒在床上呼呼大睡。一直到下午一点多,才把自己饿醒。

  他把闻文拿来的早点狼吞虎咽的吃下,也不管凉不凉。完事想起给李雪家里打个电话,想要下周的伙食费。电话通了,却没人接。

  原来中午闻文走后,李雪就去打麻将了。她把给马小虎伙食费的事情给忘了。
  马小虎有些郁闷,他本可以给李雪打手机,但却不想这么做。就准备回学校先管包知道借点儿钱,把这星期混过去再说。

  马小虎从小到大,吴静华虽然对他花钱控制。但也一直不缺他什么。马小虎第一次感受到没钱的滋味。就在心里暗想,以后得想办法赚钱了。

  马小虎是第一个回寝室的,见一个人都没有。他就到操场闲逛。到了一号球场,想看看有没有人打球,结果还真有一个人在打球,竟是肖凯的跟班老幺。
  马小虎的坏心思又上来了,他故意板着脸,大喊一声,「老幺……」

  老幺正聚精会神的瞄准,准备三分线外投篮,马小虎这一喊,吓的他打了个哆嗦,回头刚要骂人,一看是马小虎,他第一感觉就是想跑。

  一号球场就他们两个人,老幺就见马小虎一步步朝他走来。本来还想跑来着,可现在已经不赶趟了。他咧了咧嘴,一脸苦笑的说,「打球啊,小虎?」

  马小虎装模作样的瞪大眼睛,「嗯?」

  老幺忙改口说,「虎哥……」

  马小虎心里觉得好玩儿,故意逗说,「你老大呢?」

  老幺忙说,「他没回来呢,正和智哥商量事儿呢?」

  马小虎根本没在意,就是随口一问说,「智哥,哪个智哥?商量什么呢?」
  老幺上次是彻底被马小虎打怕了,哭丧着脸说,「虎哥,我跟你说你可千万别说出去,不然肖老大知道会打死我的……」

  马小虎装作不耐烦的说,「别废话,我不说就是了……」

  老幺这才说,「韩宇帮肖老大和智哥牵的线,智哥也是咱们高一的。他之前也有相当老大的想法,但现在周子安和虎哥你们联合一起了。韩宇就让他们两个也联合,准备对付周子安和虎哥你……」

  马小虎没想到老幺这么熊,还没怎么吓唬,自己就得到一个这么重要的消息。
  马小虎看着老幺说,「嗯,今天表现还行,我就不揍你了,以后有什么事儿记得告诉我啊……」

  老幺好久没听过这些混子说「揍」这个字了,好像小孩儿打架一样。但他还是痛快的点头。上次被马小虎打的地方现在刚好,他可不想再来一次。

  马小虎回到寝室楼,他知道肖凯不在,就跑他们寝室去找包知道。包知道也刚来,看见马小虎就说,「你小子胆子不小啊,敢来我们寝室。不怕肖老大收拾你?」

  马小虎神神秘秘的说,「包知道,你出来,我和你说点儿事……」

  包知道跟着马小虎出了寝室,两人找了一个楼梯拐角,马小虎就问包知道,「肖凯在哪儿,和谁在一起,干什么呢,这些我都知道,我把这个消息卖给你怎么样?」

  包知道瞪大眼睛看着马小虎,「我操!你他妈穷疯了吧?他们干什么关我屁事……」

  马小虎也急了,大声说,「操,你的消息能卖,我的凭什么卖不了?你今天买也得买,不买你就借我点钱?」

            第四十六章、智哥出场

  包知道摸了摸马小虎的额头,「孩子,你没病吧?你他妈借钱就直说,绕什么弯子,说,多少钱?」

  马小虎伸出一根手指,「一百。乡土尛说網手打」包知道从兜里掏出一百块钱,递给马小虎,「这刚从家回来你就借钱,你钱是不是都和马心语开房去了?」
  马小虎叹了口气,接过钱说,「哎,别提了。我现在想赚钱……」

  说着把这两天发生的事情说了一下。包知道听完想想说,「你想赚钱倒是好事儿,但也没你这么弄的,还卖消息给我,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你等我想到好办法,咱们再研究……」

  两人边说边往马小虎的寝室走。一到寝室,杨达壮和耗子都来了,周子安带着刘刚和两个小弟居然也在。

  众人见了马小虎都挺高兴。周子安还主动上去抱了下马小虎,但马小虎无动于衷的说,「我操,我不喜欢男人,别碰我……」

  大家都笑了。周子安不知道包知道和马小虎的关系,故意取笑包知道,「包知道,你是哪儿有消息往哪儿钻啊,知道我们要研究事儿?」

  包知道一脸奸笑,「你们说你们的,说到重要的我就走……」

  周子安自信的笑说,「我的消息不怕别人听。」

  说着看着众人说,「陈子笑大哥发话了,高一的事情不许高二和高三的人插手。乡土尛说網手打咱们这回可以放开手脚对付肖凯了……」

  大家一听,都很高兴。马小虎靠在墙上说,「肖凯现在也联系人呢,准备对付咱们呢……」

  众人一愣,四眼嘴快,忙问说,「他联系谁了?」

  马小虎看着大家期待的目光,得意的说,「想知道吗?拿钱……」

  耗子不满的说,「操,你真和包知道是同桌,这么快就学会卖消息了。」
  周子安从兜里掏出十块钱,笑着递了过去,「十块够不够?」

  任谁都认为马小虎在开玩笑。谁知他真接了过来,连包知道都惊讶的看着马小虎。周子安的跟班刘刚三人更是不满。

  马小虎也不在意大家的眼光,「他和一个叫智哥的研究呢……」

  寝室里除了马小虎和四眼,其他人都知道智哥是谁。四眼就问,「谁是智哥啊?」

  耗子就把智哥的来历说了下。智哥别看名字带「智」但却是个莽撞之人。他在初中也并不是大哥,但在学校也没人敢惹他。主要原因就是他这人敢打敢拼,外加长的五大三粗的,打起架来从不要命。一般人见他都忌惮几分。

  他到职高并没想当什么大哥。只是身边有几个兄弟撺掇他,他这人一捧就容易上道,就开始对外宣称要当高一大哥。

  肖凯见现在自己实力未必打得过周子安,经韩宇引荐两人就凑到一起研究上了。

  周子安一听这人是智哥,也皱起了眉头,「这个人还真有些难办。先不说他打架是个不要命的主儿,最关键的是这家伙从不按常理出牌。我听说初中时他被一个老大打了,第二天就一个人拿着铁棒子满学校找人家,结果又被打了。第三天又去……后来到底让他逮到机会,把那个老大打坏了。结果他打完人,那老大还主动找他谈,说以后井水不犯河水……」

  说着点了支烟,继续说,「他就是这么混不吝的一个人……」

  马小虎一听,倒觉得这个人有点儿意思。

  郑前程坐在办公桌前,皱着眉头抽烟。有件事儿他越想越不对。他和齐眉大学恋爱三年,工作两年。一共五年时间,她家里的亲戚朋友他全都熟悉。可从来没听过有个表弟叫马小虎的。

  他想起那天齐眉看门时脸色潮红,就越发感觉不对劲。他拿起桌上的电话给齐眉打了过去。他知道打手机齐眉也不会接的。

  齐眉接起电话一听是郑前程,就要把电话挂断。郑前程连忙说,找齐眉不是他们两人的事情,是和马小虎有关。齐眉这才听郑前程说下去。郑前程撒谎说,「我们高一要成立个学生会,你那天跟我说要照顾一下你表弟马小虎,我就想让他参加学生会,锻炼锻炼他……」

  齐眉以为郑前程是念旧情,就感谢说,「那我就谢谢你了,没什么事我就挂了。」

  郑前程忙说,「先别挂,对了,马小虎是你哪个亲戚的孩子啊,我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

  齐眉一时语塞,竟半天没说话。郑前程更察觉这里不对,继续问,「你家的亲戚我好像都知道,怎么没有姓马的呢?」

  齐眉有些急了,「我家都有哪些亲戚我还要都跟你汇报吗?你是我什么人啊?」
  郑前程冷笑说,「我看他不是你的亲戚吧,应该是你的小情人!齐眉,我小看你了,居然学会老牛吃嫩草,开始祸害青苗了……」

  齐眉被他的臊的满脸通红,她还不擅长撒谎,一时没有话语辩解。就直接挂了电话。这下郑前程更确定马小虎和齐眉之间的关系不正常,他咬着牙,自言自语的说,「臭婊子,你放心吧,我一定会照顾好他的……」

  他越想越气,一想到齐眉美丽的胴体被马小虎随意蹂躏,气的把办公桌前的茶杯「啪」的一下,摔倒了墙上。

  快上晚自习时,肖凯才醉醺醺的回到班级。一到班级他说话就骂骂咧咧的,指着全班同学说,「现在上自习了,你们都他妈把嘴给我闭好,谁要是敢说一句话,我他妈大嘴巴子抽死他……」

  马小虎和杨达壮几人互视一眼,都不屑的笑了。

  肖凯也看到马小虎笑了,他晃晃悠悠的站在讲台前,指着马小虎,「马小虎,虎哥,你牛B,你多牛B啊?找周子安干我,你他妈也太小瞧我肖凯了,这回咱们看谁干谁,一会儿就有人来找你,你等着……」

  马小虎刚想说话,包知道就在下面掐了他下,同时马心语也担忧的回头看着他,冲他直摇头,意思不让他说话。

           第四十七章、小虎被打(一)

  肖凯正说着,班级门一下被拽开了。「咣」的一声,吓了班级同学一跳。
  就见一个高高壮壮的男生进来了,他穿着紧身半截袖,健壮的胸肌凸显出来。
  他冲肖凯点了点头,就看着全班同学,醉眼朦胧的说,「我叫大智,谁是马小虎,站出来!」

  马小虎一脸无所谓的表情站了起来,「我就是马小虎,找我干什么啊?」
  马小虎脸上无所谓,但内心还是砰砰直跳。他听完周子安和耗子的讲述,虽然觉得这人挺有意思,但真不想和他成为对手。

  大智见马小虎站起来,就大步走过来。杨达壮几人见事态不好,忙从中间同学的座位跳过来,站在马小虎的身边。

  长毛几人也都站了起来,但肖凯在讲台前却摇了摇头。几人就悄悄坐下。
  大智的步伐要比普通人大一倍。几步就走到马小虎的面前,他根本看都不看杨达壮几人,他对马小虎粗声粗气的说,「我要和你单挑,明天下午放学,地点综合楼后面的树林。」

  马小虎个子将近一米八,但大智的个子却比他高了半个头。杨达壮本来挺黑,可在大智面前却显得挺白的。

  马小虎觉得这人挺有意思,上来什么也不说,直接约架。马小虎就说,「我要是不去呢……」

  大智因为个子高,说话就瓮声瓮气的,「你不去我就天天到你们班级找你。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在你班级打你的,我就找到你同意为止。」

  大智这么说他也真能这么干。乡土尛说網手打他的口气也根本没瞧起马小虎,意思你去也是挨打。

  马小虎笑了笑,略微抬头看着大智,「行,我去。」

  大智竖起一根大拇指,「男人,爷们!」

  说完转身大步走了。

  晚自习,班级里静悄悄的。马心语不时的回头看着马小虎,眼神充满担忧。
  包知道也在练习本上写着,「你傻啊,还答应他了。你打不过他的!」
  马小虎心里有些后悔。倒不是后悔答应大智,他是后悔没听师父话,好好练习身体。他看到包知道写的话,微微笑下,也没回。

  正想着,班级门被推开。学生科的一位戴眼镜老师进来,看着这些学生问,「谁叫马小虎……」

  马小虎一愣,心想今天怎么都来找我。但还是马上站了起来。

  老师看了眼马小虎,「你到学生科郑科长那儿去一趟,现在就去。」

  说完扭头就走了。

  学生科有两处办公室。一处在办公楼,还有一处在教学楼。这是为了管理学生方便,就在一楼的拐角处设立了办公室。

  马小虎到了一楼敲敲门,里面郑前程低声喊「进」一进门,就见郑前程阴森森的笑着看马小虎,问说,「马小虎,这周看没看到你表姐啊?」

  马小虎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就木然摇摇头。

  郑前程又继续说,「齐眉所有的亲戚我都认识,我怎么没见过你?你和我说实话,你到底和齐眉是什么关系?」

  马小虎楞了下,他撒谎的本领还是不错的,「是远亲,也是师生关系……」
  郑前程根本不信,他咬着牙,用手捏着马小虎的脸说,「当我是三岁孩子?还远亲?你和我说实话,你到底和齐眉这个婊子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了?」
  马小虎被郑前程的话激怒,两眼冒火的盯着郑前程,「你把嘴放干净点儿……」

  郑前程一下笑了,竟语气温和的说,「怎么?说她你不高兴,伤心了?」
  说着话,脸色一下变了,瞪大眼睛一个耳光扇在马小虎的脸上。马小虎的右脸被扇的通红。他盯着郑前程,眼光却变得平静了。

  郑前程又笑了,变态一般的看着马小虎,「你不是让我嘴巴放干净点吗?你知道我和齐眉这个婊子是什么关系吗?想不想听我告诉你……」

  马小虎知道郑前程在故意刺激自己,但他还是有些控制不住。双手紧握。不长的指甲都要扣到肉里面。

  郑前程看着马小虎,「怎么的,握拳是想打我啊?来,打我,打我从此你就别想再进职高的门……」

  说着一拳猛的打在马小虎的肚子上。马小虎疼的肚子一缩,弯下腰去,一口气险些没上来。

  郑前程又一脚踢在马小虎的肋骨上,坚硬的皮鞋发出「咣当」一声。马小虎侧歪的退了几步,倒在地上。

  郑前程跟着向前,连续几脚,有的踢在肋骨上,有的踢到脑袋上,「说,你和齐眉那婊子到底什么关系?」

  马小虎疼的直咧嘴,他倒在地上丝丝哈哈的说,「她是你妈,我是你爸……」
  郑前程暴怒,蹲在马小虎的脑袋旁边,一拳又一拳的猛朝他头部击打。马小虎闭着眼睛挺着,感觉自己的脑袋一阵阵眩晕,即使闭着眼睛,眼前也是一片金星。

  郑前程打累了,他晃晃当当的站了起来,把外面的西服脱掉,把领带拽了几下,放到下面。嘴里骂着,「起来,你他妈给我起来,你们这对臭婊子,烂货。现在倒这里装死呢,给我起来……」

  马小虎硬撑着爬了起来。浑身都疼,他尽量靠着墙,让自己站稳。两眼死盯着郑前程。他知道自己不能还手,他不怕郑前程,他也不怕失学不念。但他知道,自己不能离开职高,他要报复,报复这个衣冠禽兽,这个侮辱齐眉的男人!
  马小虎感觉自己的嘴里有些发甜,他用舌头舔了舔,略微有些腥。马小虎的混劲儿上来了,他靠在墙上,抬着头看着郑前程,「来,继续来啊,怎么不打了?你怎么这么废物?怪不得齐眉不要你了!」

  郑前程怒火冲天,他飞起一脚直接踹到马小虎的软肋处,马小虎虽然用胳膊挡了下,但还是疼痛的弯下要,整个人都蜷缩的蹲下了。郑前程回手把桌上的茶杯拿起,对着马小虎的头狠狠的砸了下来,一股殷红就从头上慢慢渗出,流过脸面,随着茶杯里面的茶水,滴滴答答的往下流……

           第四十八章、小虎被打(二)

  郑前程过去用脚踩到马小虎的肩膀上,「这就怂了?刚才跟我瞪眼睛的劲头呢?拳头不是握的挺紧吗?」

  马小虎又抬起了头。乡土尛说網手打一双大眼眨也不眨的看着郑前程。郑前程心里也有些发虚,他知道刚才自己下手很重,也有些担心把马小虎打坏。可马小虎却丝毫没有屈服的意思,这一点让他很恼火。

  他刚想继续动手,桌上的手机「嗡嗡」的震动了。他过去拿起一看,是女友赵妍菲来的电话。他忙接了起来,赵妍菲就在那头不悦的说,「郑前程,你在哪儿了?」

  郑前程忙说,「我在办公室了,正处理学生呢……」

  赵妍菲大怒,「你放屁,我他妈就在你办公室门口,锁着门呢……」

  郑前程愣了下,接着就明白了,解释说,「我在教学楼这边呢,你到这个办公室吧……」

  不大一会儿,赵妍菲穿着高跟鞋扭扭哒哒的进来了。她上身穿着露脐低胸短袖,一大截白花花的丰满露在外面。下身穿着一件齐臀短裙。化着浓妆,看上去性感妖娆。

  她一进门看到马小虎颤颤巍巍的靠墙站着,脸上一下子血水,就咯咯笑着对郑前程说,「我还以为你找女学生谈心呢,弄了半天找个小男孩儿练体能呢……」
  说着话过去用手指挑着马小虎的下巴,把马小虎的脑袋微微向上抬起,「呦,这小伙子长的还挺帅气的呢,我说前程,这你也能下的去手?」

  她说着话,竟也伸手给了马小虎一个耳光,很响。乡土尛说網手打马小虎已经完全麻木了,根本没感觉到疼。只是心里的屈辱让他复仇之火燃烧的更盛。
  郑前程看了一眼马小虎,「你滚回去吧,好好珍惜你的职高生活吧。」
  马小虎踉踉跄跄的出了门,他感觉整个腹部转筋一样疼痛。他弯着腰,没走几步就坚持不住,忙在走廊里蹲了下来。刚才在办公室时他一直忍着,这一会儿终于忍不住。开始丝丝哈哈的哼着。

  冯晓幽刚被老师叫了去,回来一进走廊,就见一个马小虎在那儿蹲着。她没看清是谁,离着还有段距离时她就说,「同学,你哪儿不舒服,我找人送你去医务室吧……」

  马小虎已经疼的没有力气说话,他低着头朝上面摆了摆手,意思不用。冯晓幽走近一看,大吃一惊,「马小猪?」

  马小虎这才抬头,见是冯晓幽,他咬着牙费力的笑了笑。他自己都猜到,这笑比哭都难看,「你大爷,我叫马小虎。哎呀……」

  马小虎疼的叫了一声,又对冯晓幽说,「你去到二楼十三班叫耗子和大壮来……」

  冯晓幽忙答应着,小跑到楼上。她轻轻敲门,随着里面一声进,她才怯生生的把门打开。

  这一开门,班级所有目光就都集中在她身上。她有些拘谨的说,「我找耗子,还有一个叫大壮……」

  周浩一听这个长的像洋娃娃一样的女孩儿是找他的,就以为桃花运来了。高兴的嘴都合不上。肖凯一听是找他们两,就斜视冯晓幽说,「你有什么事吗?」
  冯晓幽这回声音大了许多,「你们班的马小猪受伤了,哦不对,是马小虎,好像挺严重,在一楼走廊呢……」

  杨达壮和周浩一听,也不管班长同意不同意,直接从座位冲了出来,四眼也忙跟了出来。

  马心语略微楞了一下,才缓过神来,她回头看了包知道一眼说句,「是小虎……」

  就和包知道也马上跑了出来。肖凯在背后喊着,「谁他妈让你们走了?这是上课!」

  但没人理他。

  众人一到一楼,就看见马小虎蜷缩的蹲在地上。忙跑了过去,杨达壮一脸恨意,大声嚷着,「我操他妈,谁干的?小虎是谁?」

  马小虎忙拜拜手,意思别再多说。马小虎知道这里离郑前程的办公室近,如果被他听到,杨达壮也不会有好果子吃。

  马心语一看马小虎的样子,眼泪一下出来了,「小虎,你怎么样?」

  倒是包知道冷静,他忙拉住马心语,「都别嚷嚷了,先送小虎到医务室。」
  马小虎咬着牙,「不用,扶我回寝室……」

  赵妍菲坐在郑前程的办公桌上,翘着二郎腿,用手拽着郑前程的领带,「怎么发这么大火,和一个小孩子一般见识呢……」

  郑前程身子往前靠了靠,两双扶着赵妍菲的腰,说道,「你不知道,现在这学生难管着呢,给他们点儿阳光他们就灿烂……」

  赵妍菲咯咯媚笑着,「我也想灿烂,你让我灿烂一下吧。」

  说着就抬起一条腿,搭在郑前程的肩上。郑前程摸着她洁白的大腿,「行,一会儿回家我让你灿烂个够……」

  赵妍菲嘟着嘴,「我不,我现在就要,我就要在这儿……」

  郑前程为难的说,「现在不行,整个楼里都是学生,还没下晚自习呢……」
  赵妍菲把郑前程的领带往前猛的一拽,郑前程就扑到她的怀里,她抬着头,故意拿自己的丰满在郑前程脸上蹭,「我就想在这儿,这多刺激啊……」

  郑前程心里暗骂,「和齐眉一样,也他妈是个贱货……」心里虽然骂着,但脸上却不敢有任何表情,「那你也先松开我,我得去把门锁上吧……」

  门一锁上,郑前程就回身把赵妍菲衣服掀到上面。从后面把胸罩解开,丢到桌子上。低头埋在她的丰满上,用嘴亲到上面的紫葡萄。一只手在另外一处反复揉捏。

  赵妍菲两手住在办公桌上,身体后倾。两粒紫葡萄一被侵扰,立刻硬了起来,她就感觉痒痒的。

  郑前程亲了一会儿,就把赵妍菲的短裙掀起,露出黑色的镂空短裤。赵妍菲身下的森林很是茂密,许多枝叶就从镂空处钻了出来。

  郑前程两手把内裤下褪,赵妍菲把屁股略微抬起,内裤就被郑前程脱了下来。
            第四十九章、办公室内

  赵妍菲躺到宽大的办公桌上,后背立刻被办公桌的冰凉刺激的打了个寒战。乡土尛说網手打郑前程的两手分开她的一双美腿,抗在肩膀上。扶着坚硬的粗壮放到已经泛滥的洞口边,他并不着急,用闪亮的光头在外部四处磨蹭,但就是不放进去。

  赵妍菲早已春心荡漾,她一只腿在郑前程的肩膀上晃荡几下,语气渴望的说,「快点来啊,前程……」

  郑前程刚要挺身送入,可略一抬头就看到刚才摔碎的茶杯。心里一下想起了马小虎和齐眉。内心已经熄灭的怒火又重新燃烧起来。

  看着赵妍菲娇叫的期待着,郑前程把怒火撒到她的身上。他咬着牙根,忽然猛的一下前插,整个下身一下子就完全插入,一下到底。

  赵妍菲没防备,被他这一下突然袭击弄的措手不及,「啊」的一声大叫,身子也从桌上半抬起来。

  郑前程刚一进入,就开始大抽大送。下面耻骨互相撞击,啪啪的声音在办公室内格外清晰。

  赵妍菲一边「啊啊」叫着,一边喊说,「停,停,你先别动……」

  这要是往常郑前程一定立刻不动,但今天他知道马小虎和齐眉的关系后,心里这股邪火一直憋屈着。他没管赵妍菲的喊叫,用力的冲撞,把刚才的怒火全都转移到赵妍菲的身体上。

  赵妍菲见他不肯停,忙用穿着高跟鞋的脚照着他脑袋踢了一下。郑前程这才停了下来。赵妍菲两手支起上身,皱着眉头说,「这样不行,难受死我了。乡土尛说網手打快放我下来……」

  原来赵妍菲的后背贴着光滑的桌面,这一动后背的肌肤就和桌面形成摩擦,加上她出了点儿汗,这摩擦就发出「兹兹」的声音,听着让人心里很不舒服。同时还蹭的她后背火燎燎的疼。

  郑前程心里不满,暗想,就他妈你事儿多。但还不敢表现出来,忙把下身抽出,扶着赵妍菲下了桌子。

  赵妍菲下来后,主动翻过身体,两手拄在办公桌上,上身下压,后背就出现了一个漂亮的腰窝。丰满的粉臀高高翘起,摆出一副撩人的姿势,她回头说,「从后面来吧,刚才那样后背太难受了。」

  郑前程「嗯」了一声,把短裙掀上去,用手在赵妍菲的屁股上用了拍打了两下。赵妍菲立刻配合的扭了扭屁股,仰着头,嘴里发出两声夸张的啊叫。

  郑前程再次对准目标,看着赵妍菲刚才蹭的通红的后背。心里竟有一种扭曲的快感。他挺着屁股,猛冲进去,只是一下就进入了赵妍菲并不太紧的下体。
  郑前程的屁股起落摇摆,一阵阵急速挺动。每一下都从头到根,猛烈冲撞。
  赵妍菲两手在桌上撑着,头向后仰着,张着大嘴。不停的大声淫叫。长长的头发四处飘散,随着她身体四处飘荡,丰满的乳房在身下不停的摇晃着……
  郑前程见她叫的声音太大,就放慢速度,提醒说,「小点声,菲菲,隔音不好,这样外面能听到!」

  赵妍菲却不管这些,她就是喜欢大声叫,她甚至希望外面有人偷听,就是有人偷看她也不介意。她到觉得这样更痛快。

  她不满的对郑前程说,「你哪儿来的这么多事儿,听到就听到,他们做爱不出声啊?」

  郑前程心里骂句「贱货」又开始挺着下身动了起来。赵妍菲像是故意的一样,这回叫的声音更大。

  郑前程也不敢再管她,就挺着下身猛烈攻击。随着动作加大,他感觉赵妍菲下面越来越湿润,低头一看,自己的黒壮每一次抽出时上面都沾的满满的亮晶液体。

  随着郑前程的加力,赵妍菲感到一波又一波的快感袭来。在这陌生的办公室里,每一次呻吟声都有小小的回音。这样的场合让她多了几分刺激,忽然感觉下身一种要痉挛的感觉传来,她知道自己要来了,就大喊,「快,再快点!」
  郑前程忙连连发力,用尽全力向前冲击,还不时的用下身在赵妍菲的肉壁中掉转前进角度。阵阵快感让赵妍菲忽然迷失,她大声扭曲的叫着,声音都有些嘶哑,高高后仰着头,身体绷直,直接到了高潮。

  郑前程感觉自己的坚硬前头被浇了几下,下身不受控制的连连跳动,忙抓紧赵妍菲的粉臀,闭眼用力冲撞,跟着也大叫一声。下身就像开闸一般,一股股热流喷涌而出……

  两人在办公室内大声呻吟。外面却有两个去辅导晚自习的老师走过,听到办公室内的声音,两人对视一眼,其中一人说,「郑前程和谁在里面呢?弄的这么大声响?不会是学生吧?这家伙一看就不像是好东西……」

  另外一人低声说,「你小点儿声,别让人听到。里面不是学生,是校长的千金,刚才我看她来这楼了……」

  那人不屑的说,「我看她不是千金,是万斤。上过她的人加一起得有万斤重了,把这些人的家伙割下来,我估计一个麻袋装不下……」

  「你快别乱说,让人听到你还在不在这儿干了!」

  众人把马小虎扶回寝室,扶着他在床上躺下。马心语就在旁边握着他的手直哭。马小虎皱着眉头,脸上硬挤出一丝笑容,「哎呀,你可别哭了,我也没死呢……」

  说着话,又一股针扎样的疼痛传来。他咬牙坚持,尽量不让大家看出。杨达壮几人都一脸怒容,他问说,「小虎,是郑科长打的你?他为什么打你,是不是和肖凯有关?」

  马小虎轻轻摇了摇头,「没肖凯的事儿……」

  耗子追问,「那到底因为什么?」

  马小虎闭上眼睛,「没什么事儿……」

  大家见马小虎执意不说,也都没了办法。

  马心语的眼泪还是噼里啪啦的往下掉,「小虎,咱两转学吧,这个学校太吓人了。他们都找你麻烦,我害怕……」

             第五十章、老师探访

  马小虎在马心语的脸上轻轻摸了下,爱怜的说,「我哪儿都不去,就在职高。乡土尛说網手打怕什么,天塌下来我顶着……」

  话还没说完,外面就响起了下自习的铃声。马小虎看着杨达壮,「大壮,你们几个送心语回去,刚下课,男同学都回来了……」

  马小虎是担心马心语,这毕竟是男寝。

  几人走后,包知道就问马小虎,「小虎,到底因为什么把你打成这样啊?」
  马小虎看着包知道,「这个消息最低也值一千块……」

  包知道看着马小虎的样子,有些心疼哥们,又觉得有些可气。嘴上说,我看还是打轻了……

  第二天一早起来,马小虎感觉强了很多。自己不乱动,身上就不那么疼了。
  耗子和杨达壮原打算在寝室陪他,马小虎不同意,把他们撵去上课。

  韩梅来上课,见马小虎的座位空着,就问班长肖凯,马小虎哪儿去了?
  肖凯站了起来,故意说道,「我也不知道啊,他一早就没来。是不是逃学了?」
  他的话让大多数同学都很不满意。整个高一昨晚就传开了,都知道马小虎被郑前程打的够呛。他却在这儿撒谎。杨达壮站了起来,「老师,马小虎在寝室,他出了点儿事,现在床上起不来。」

  马心语听杨达壮的话,眼圈又红了。韩梅一听有些急了,就让杨达壮带她去寝室看看。乡土尛说網手打两人一到寝室门口,杨达壮就一脸难为情的说,「老师,你先等下,我先进去看看……」

  杨达壮担心马小虎还光着膀子,就准备先去提醒下。但韩梅着急,想知道怎么了,就说不用。开门就要进。

  杨达壮忙大喊一声,「马小虎,班主任来看你了……」

  马小虎本来就穿着裤衩躺在床上,被子被他压在身下。他在屋里听到了杨达壮的喊声,吓的一激灵,一下钻进被窝。这一动用力过大,又疼的他哎呦一声。
  韩梅听杨达壮一喊也吓一跳,接着明白杨达壮的目的了。本想稍等一下,但门已经开了。只好硬着头皮进去了。

  进门一看,见马小虎盖着被子躺在那儿,这才放心。马小虎忙苦笑打招呼,「韩老师,你来了?」

  韩梅见马小虎脸上几处淤青,还有的地方已蹭破。就问说,「马小虎,你是不是打架了?」

  马小虎苦笑摇了摇头。杨达壮本不是欠嘴的人,但见马小虎被郑前程打成这样,就直接说,「老师,小虎是让郑科长打的。你看他脸这样,身上更严重。昨晚连动都快动不了了,脑袋也被打了个口子……」

  韩梅一听吃了一惊。她对郑前程印象本来就不好,全校老师都知道他为了和校长女儿在一起,把处了几年的女友都抛弃了。平时为人也是很差,没钱没势的他根本都不搭理。就问马小虎说,「小虎,他为什么打你?你犯什么错误了?」
  马小虎苦笑着摇了摇头。他实在没办法和韩梅解释,总不能说是因为齐眉吧,只能说,「因为以前的一点儿私事,和学校的事情没关系。」

  韩梅一听不干了,她看着马小虎,「因为私事把你打成这样?不行,我得找她去。凭什么这么对我的学生……」

  马小虎和杨达壮都有点惊讶韩梅的脾气。看她长的美丽大方,说话温温柔柔的,没想到脾气竟然也这么多大。

  马小虎连忙说,「老师,你可千万别去。都解决完了,我也没什么事儿……」
  韩梅还是有些忿忿不平。她像自言自语似的说,「他以为自己要成了校长女婿,别人就都得让着他,凭什么啊,有这样管学生的吗?」

  韩梅忽然想起班级来,回头对杨达壮说,「你先回班,告诉大家先上自习。我一会儿就回去。」

  杨达壮答应一声转身回班了。马小虎尴尬的冲着韩梅说,「老师你坐吧。」
  韩梅没坐,她见马小虎脸色通红,以为是哪的伤口感染发炎导致发烧了。就低头伸手去摸马小虎的额头,她着一低头,小衫领口就向下,里面白色的蕾丝胸罩就完全进入了马小虎的眼底。

  韩梅一摸,感觉是有些热。她哪里想到,马小虎就是在被窝里捂的发热而已。
  韩梅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对比下,又去摸了马小虎的额头,嘴里还说,「小虎,要不我带你去医院看看吧……」

  马小虎立刻感受到韩梅手心的温暖,他身上虽疼,可色心却一点没减。从被窝里抽出手,就把韩梅放在自己额头上的手轻握住,「老师,没事儿,不用去医院的。」

  韩梅开始以为马小虎只是想把她手拿开。谁知马小虎竟握住不放。她往回抽下,马小虎握的更紧。

  韩梅瞪着马小虎,一下把手拽了回来。她本想发作,但看着马小虎清澈的眼神正无辜的看着她,脸上还一下子伤,就有些心软。却还是冷冷的说,「你先养病吧,我回班级了」说着转身走了。一出门,韩梅就感觉自己脸上一阵阵发热,心也狂跳起来。整整一上午,马小虎的样子就在眼前晃荡,他那透明清澈的眼睛好像一直盯着自己,要把自己看穿一样。

  韩梅出去后,马小虎把握着韩梅那只手放到鼻子边,用力的闻了闻,自言自语说,「真香……」

  说着闭上眼睛开始回味韩梅胸前的洁白……

  周子安也听说马小虎被打。中午他安排刘刚去校园饭店点了几个硬菜,带过去看马小虎。

  他和杨达壮几人一进屋,就见马小虎在地上溜达。还咬着牙做着扩胸和伸展的动作。

  周子安忙说,「小虎,你可别乱动,快到床上躺着……」

  马小虎回头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