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激情小说  »  【马小虎的放荡生涯】(卷02)(101-120)【作者:马小虎】
【马小虎的放荡生涯】(卷02)(101-120)【作者:马小虎】
字数:4158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百零一章、韩梅伺候

  韩梅走出校门,见不远处一个人晃晃荡荡的走过来,她仔细一看,这人正是马小虎。

  她忙走过到跟前,结果一阵刺鼻的酒气传来,她有些生气的问,「马小虎,你怎么喝这么多酒,还不来上课?」

  马小虎眯着眼睛,站都站不稳,感觉眼前的人他好像认识,又有些看不清,他大着舌头,嘴里含糊不清的说「你……谁……啊?」

  韩梅见他已经喝的不认识人了,知道说也是白说。就准备明天再收拾他。可他这个状态也不能让他回寝室,晚上查寝老师要是知道,一定会处理他,还得给班级扣分。他家长也不在身边,韩梅一时不知道怎么办。

  也不能就在校门口这么晃荡,想想只能上前扶着他,准备把他带回家,先醒醒酒再说。

  韩梅之所以能把马小虎带回家,是因为她心里一直不烦他。她一到身边扶着马小虎的胳膊,马小虎就把胳膊搭在她的肩膀上,整个人都靠到韩梅的身上。这一靠,险些把韩梅靠倒。

  忙找了辆车,和司机一去把马小虎扶到车里。

  好不容易把马小虎弄上楼,把他扶到沙发上,马小虎一下就栽倒在沙发上。
  韩梅去洗手间拿了热毛巾,开始帮他擦脸。又去厨房调了醋水,想让他早点儿醒酒。

  韩梅蹲在马小虎的头旁边,想用杯子喂他。可马小虎根本就不张嘴。

  没办法她只能抬起他的头,坐到他旁边,结果她刚一坐下,马小虎直接躺了下来,一下躺到她的腿上,险些把杯子弄洒。乡土尛说網手打嘴里还哼哼唧唧的,似乎很难受。

  韩梅伸手把杯子放到茶几上。也没躲开,任由马小虎这么躺在自己腿上。
  马小虎哼哼唧唧,嘟囔着,「脑袋,我脑袋疼……」

  「哎」韩梅轻叹了口气,她爸爸以前喝多就总是头疼。她每次在家都会帮爸爸揉揉。见马小虎也嚷着头疼,韩梅就把两个手掌放到他太阳穴处,开始用力揉了起来。

  刚揉几下,马小虎忽然伸手把韩梅的手抓住。韩梅吓了一跳,以为马小虎醒了,可一看他还和刚才一样。就知道他这是喝多之后的下意识动作。

  她想把手拽出来,可马小虎却死死攥着。韩梅就觉得心跳加快,她在心里安慰自己,他不是故意的,只是喝多了。

  揉了一会儿,马小虎的呼吸慢慢均匀,韩梅就准备给他那个枕头。她两手刚把马小虎的脑袋放到沙发上,准备把手抽出来,谁知马小虎却一下用力拽着她。这一下韩梅就结结实实的趴到马小虎的怀里。

  马小虎双手紧紧抱着她,嘴里嘟囔说,「别走,别离开我……」

  韩梅忙要起来,可她根本挣脱不开。韩梅猜测马小虎可能是失恋了,马小虎继续嘟囔着……

  「老师,大老婆,别离开我……」

  韩梅大惊,就以为马小虎是在说自己。她瞪大眼睛看着马小虎,可马小虎除了嘴边的白沫外,和刚才没什么两样。暗想,原来马小虎一直暗恋自己。

  马小虎紧紧抱着她,好像一松手就怕她飞走一样。韩梅长叹一声,竟把头慢慢的趴到马小虎的胸膛上。

  客厅了静极了,韩梅能清楚的听到两人的心跳声。马小虎的胸膛让韩梅觉得温暖踏实,心里又自责,一个声音说,你马上起来,他是你学生。另一个声音却说,没事儿,他喝多了,这一切没人知道的。

  韩梅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她侧着脸听着马小虎的心跳。忽然感觉有些不对,马小虎的两腿间的家伙竟然硬了起来。

  韩梅的脸腾的下红了起来。她今年刚毕业,老爸给她安排到职高。大学时她曾谈过一个男朋友,也偷尝过禁果。可马小虎的坚硬顶到她小腹时,她一下竟不知所措。

  马小虎在睡梦中感觉齐眉趴到自己的怀里,说自己不离开他了。马小虎一高兴,两手朝齐眉抱去,却不知自己是把两手朝着韩梅的裤子里伸去。幸亏韩梅系着裤带,他没伸进去多少。

  马小虎一接触到柔软的臀部边缘,两手就揉了起来。韩梅感觉自己的脸颊火烧一般,猛的一下站了起来。马小虎闭眼说,「别走,大老婆,别走……」
  韩梅忙到洗手间,对着镜子做了几个深呼吸。看着镜子中的满脸红晕的自己,小声说,「韩梅,你干什么呢,他是你学生……」

  提醒完自己出来,去卧室取了枕头和毯子。给马小虎盖好后,她忙回到卧室休息了。

  半夜时,马小虎渴醒了。他坐起来,迷迷糊糊的看着周围,可一点儿也想不起这是哪儿。他就记得自己从一家饭店出来,剩余的事情都不记得了。

  好在马小虎一直是随遇而安。他摸到洗手间,进去后对着水龙头就连喝几口,实在是太渴了。

  马小虎从洗手间出来,才慢慢清醒,这是老师韩梅的家。但怎么来的,他就不知道了。

  马小虎随手推开一间卧室,刚一开门,就见床头灯一下打开了。韩梅直着上身靠在床头上。一脸严肃的盯着马小虎。其实韩梅刚才就被马小虎吵醒了,她只是没起来而已。

  马小虎尴尬的笑笑,「老师,我怎么在这儿?」

  韩梅故意用凶恶的眼神盯着他,没回答他的话,而是问,「你怎么喝这么多酒,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

  韩梅以为马小虎还会像从前一样嬉皮笑脸,谁知他竟是一脸哀伤,「没什么,心情不好。」

  韩梅看着马小虎,眼皮还肿着,不知是哭过还是喝多的原因。心里就软了下来,口气也和缓许多,「心情不好也不能喝这么多酒啊,对身体多不好……」
  马小虎苦笑下,没回答。

  韩梅也不好再追问。她转了话题,「你承包费解决了吗?我周五下班时才听说,你居然以多出一块钱的价格承包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第一百零二章、同床共枕

  马小虎摇摇头说,「还在想办法。乡土尛说網手打」接着就把周子安和他竞标的事情讲了一遍。包括这里面的细节,周子安为什么会这么做他都说了。这要放在以前他一定不会说的,但不知为什么,他越来越信任韩梅,这些事情也就不想瞒她。

  韩梅听呆了,她怎么也没想到职高学生间居然这么复杂。和社会没什么两样。
  马小虎冷笑下,「职高就是个小社会。」

  韩梅又问他肖凯的事情。马小虎就从最开始讲起,讲到一半时,他有些累,就一屁股坐在地上。

  韩梅看着马小虎憔悴的样子,有些心疼,指着床边说,「坐这儿说吧……」
  马小虎就坐到床边,开始讲了起来,不过他还是把自己和马心语的事情跳过。说着说着,马小虎也靠在床头上。两人就这么聊着。

  韩梅完全听呆了,她边听边问,不知什么时候,马小虎的腿也偷偷的伸进了毯子里。直到两人的脚不小心碰到一起,韩梅才发觉。

  她忙把脚挪到一边,心里砰砰直跳。她有点儿不敢看马小虎,只能装作无所谓的继续听马小虎说。

  马小虎还真不是故意碰的,但他见韩梅居然没骂他,他心里就开始变化。嘴里一边讲着学校的事情,心里就像长了草一样,有意无意的拿腿碰着韩梅。
  夜晚总是会给人带来无暇遐想,尤其孤男寡女同处一室。乡土尛说網手打韩梅已经听不清马小虎再讲什么,只是看着他的嘴在不停的动着。马小虎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就感觉韩梅身上的香气一阵阵传来,让他感觉有些窒息。
  马小虎说着话,手悄悄的放到了韩梅的手背上。韩梅身子一震,没有立刻拿出去。马小虎一把握住,另一只手抱住韩梅的腰,嘴就朝着韩梅娇艳欲滴的双唇吻去。

  韩梅还没来得及反应,双唇就被马小虎包住。马小虎伸出舌头努力的想要撬开她的牙关。

  韩梅忙扭头想要躲开,她这一躲,整个身子就倒在床上,马小虎顺势趴到韩梅的身上。张嘴再次朝韩梅吻去。

  韩梅不停摇晃着脑袋,用手推着马小虎。马小虎见接吻不能成功,就改变目标,用嘴含住耳垂儿,两唇在耳垂处轻轻抿了几下,韩梅就发出一阵喘息声。她微微张开嘴,刚才用力推着马小虎的手,现在也没有了力气。

  马小虎见韩梅朱唇已经微微开启,他就抓住韩梅的双手,四只手扣在一起,举到头部两边,又重新朝韩梅的嘴唇吻去。这一次马小虎一接触到双唇,就趁着韩梅还没反应过来,直接把舌尖深入口中,在韩梅的口腔里游动,和韩梅的嫩舌纠缠在一起。

  韩梅的鼻孔中发出几声轻哼,整个身子也软了下来。两手从马小虎的手掌中抽出,主动的放到了马小虎的腰上。

  马小虎两手捧着韩梅的脸庞,深情的吻着。韩梅也开始慢慢回应,舌尖伸到了马小虎的口中。

  马小虎一边吻着,一只手就把韩梅的睡衣从下慢慢向上掀起,到腰处时,马小虎把手伸到里面,直接握住了韩梅胸前的丰满。

  韩梅身子一麻,大脑一片空白,任由马小虎的大手在自己的丰满上揉捏,嘴里发出微弱的喘息声。

  马小虎揉捏几下,就用手指在胸前的樱桃上来回拨弄几下,樱桃一下硬了起来,马小虎一低头,钻到毯子中,略微往下,把整个睡衣推到上面,张嘴含住丰满,一边吮吸一边用舌尖在樱桃上舔着。

  韩梅扭动着身子,口中发出嘤咛的喘息声。她两手放在毯子上,隔着毯子抚摸着马小虎的头发。看着毯子起起伏伏,韩梅就感觉自己下身有液体流出,已经弄湿了内裤。

  马小虎两处丰满来回亲着,还不时用脸在来回蹭着。他开始慢慢向下,舌尖在韩梅光滑的皮肤上舔着,韩梅不时的挺着身子。

  到白色内裤时,马小虎两手把着两端,轻轻向下脱着,他已经感觉韩梅下身的热浪扑面而来,马上就要脱掉时,韩梅猛的坐了起来,两手死死的拽着内裤边缘,「你快出来,这样不行……」

  马小虎楞了,没想到这个时候韩梅居然还这么理智。他没管那么多,要掰开韩梅的双手,谁知韩梅像铁了心一样,死死攥着。

  马小虎从毯子里钻出来,两腿还跨在韩梅的腰间两侧。他盯着韩梅,还没等说话,韩梅反手就给他一个耳光,打的他眼冒金星。

  马小虎一下急了,「你干什么打我?」

  韩梅眼圈一红,「你怎么能这么对我?我是你老师啊?」

  马小虎完全楞了,这女人的脸完全是六月的天,说变就变。刚才还舒服的呻吟着,现在就动上了手。

  韩梅打完马小虎也有些后悔,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动手,马小虎对自己轻薄时,自己内心也是期待的,并且还做了回应。想到这里,她口气软了,「小虎,刚才是我不好。咱们两个不能这样的,你快去睡觉吧,明天还得上课呢……」
  马小虎看着韩梅,这话怎么听着怎么熟悉。就想齐眉也和自己说过类似的话,想到齐眉,他心里像针扎了下。但还是把心一横,又犯上了无赖劲儿,直接躺到韩梅的身边,「我哪也不去,就在这儿睡。」

  韩梅没想到他和自己耍无赖,坐直说,「那你在这儿吧,我走……」

  说着就要走,马小虎忙一把抱住她,「你也在这儿睡,我不乱动还不行吗?」
  韩梅回头看着马小虎,有些不相信的问,「你能做到?」

  马小虎坚定的点了点头。韩梅这才把睡衣整理好,又重新躺下。马小虎把手放到她腰间,韩梅马上在他手上掐了下,马小虎叫了一声,「你掐我干什么?」
  韩梅背对着他,「说好不乱动的。」

            第一百零三章、清晨温存

  马小虎无赖的说,「我只是放在上面了,我也没乱动。乡土尛说網手打」韩梅也不和他多言,「你要是敢动,我就把你手指掰下来。」

  说完也没把马小虎的手拿下,就由他放在自己的腰间。

  韩梅和马小虎之前认识的女人都不一样。别看她说话和声细语的,看上去很温柔。可一旦违了她的原则,她立刻就会动手。这一点马小虎早就领教了。
  马小虎酒虽已醒了大半,但脑袋还是昏昏沉沉的。躺下没一会儿,就发出轻鼾。韩梅却睡不着,脑子里乱乱的。她听着马小虎的鼾声,轻轻的握住了腰间的手。

  韩梅迷迷糊糊的,不知道睡到了几点。一睁眼,就见自己一手搂着马小虎的腰,而头完全趴在他的怀里。马小虎的手完全伸进了韩梅的内裤里,放在她浑圆的臀部上。

  韩梅听着马小虎沉重的呼吸,以为他还没醒。她也就没动,心里叹息下,闭着眼睛,体味着马小虎怀抱里的温暖。

  马小虎其实已经醒了,他只是不敢乱动,怕把怀里的美人弄醒,就没办法享受着清晨的温存了。

  马小虎的手在韩梅的臀部上来开轻轻抚摸,韩梅开始还是闭着眼睛,以为他没醒。可过了一会儿觉得不对,他不但来回摸,还偶尔捏上一下。尤其是他胯下的家伙,已经硬邦邦的顶到了自己的小腹处。

  她忙睁开眼睛,装作刚醒的样子,两手推着马小虎的前胸,想从马小虎的怀里挣脱出来。马小虎见韩梅醒了,故意紧紧抱着她,「亲爱的,醒了?」

  韩梅愣住了,仰起头看着马小虎,「你叫我什么?」

  「亲爱的啊……」

  韩梅一屈膝,在马小虎大腿上猛点一下,正好点到他的肌肉上,马小虎哎呀一声,手忙从韩梅的臀部上拿开,捂着自己的大腿。乡土尛说網手打韩梅坐了起来,看着马小虎嘿嘿冷笑着,「我让你乱叫……」

  马小虎吱哇乱叫,看着韩梅,「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恶毒?要是踢偏一点儿我以后可怎么办?」

  韩梅也不搭理他,去洗手间洗漱了。

  马小虎还赖在床上,韩梅收拾完回来见他还不起来,手拿一根格尺指着他,「快点起来,现在都迟到了。马上去上课去……」

  马小虎马上后躲,看着韩梅,「我发现你怎么和我妈一样,说说话就要动手呢。不过你可没我妈漂亮……」

  韩梅瞪他一眼,「那你上我这儿干什么,怎么不找你妈去?」

  「切,是我要来的?是你带我来的好吗?」

  韩梅把格尺放到一边,嘟囔句,「我真是引狼入室。」

  说完拿起手包就要走,「我先上班了,你快起来上课去……」

  想想又补充说,「马小虎,我现在和你约法三章。第一,如果昨天的事情有第三个人知道,我一定掐死你;第二,以后你一个人时不许找我,咱们两人不能单独见面;第三,你要是在学校再打架的话,我一定把你撵回家……」

  马小虎也不回答,就傻呵呵的看着她。韩梅又问,「听见了吗?」

  「听见了。」

  马小虎心想,我当然听见了,但我没答应啊。韩梅想了想,从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扔到马小虎的身边,「这里有五万块,密码是我手机号后六位。这是我的全部家当了,超市开业后还我……」

  马小虎忙把卡拿在手里,嘿嘿傻笑,「我这昨晚还没干什么你就付钱了,多不好意思……」

  韩梅大怒,「你放屁,把卡给我,你这个混蛋……」

  韩梅说着,把枕头靠枕都朝马小虎砸去,马小虎就护着脑袋嘎嘎笑着。
  眼看着差一天就要交承包费了,马小虎的钱还没凑齐。韩梅借他五万,外加包知道和周子安两人凑了一万,还差两万。这还没有算上上货的费用。

  马小虎在寝室急的团团转,实在想不出好办法了。包知道给他提了个人选,让他去管林琳借钱,马小虎马上否决。毕竟和人家还不是太熟,况且都是学生,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的钱。

  谢小权提示他说,「看看家里的亲戚有没有对你好的,和他们开口试试……」
  马小虎立刻摇头,「我就不知道我家有什么亲戚……」

  话没说完他一下想到一个人,立刻拿出电话就打了过去,「师父,这几天忙不忙啊,身体好不好啊?去没去看看我妈去?」

  这要是以前孙奎肯定会损他几句。但孙奎的确是喜欢上了吴静华,最近也常去医院陪她值夜班。两人聊的还挺投机的。孙奎和马小虎说话的口气就和蔼许多,「我挺好的,你有事儿啊?」

  马小虎就将自己承包超市的事情说了下,孙奎听后说,「这是好事儿啊,你需要多少钱?你妈知道吗?」

  马小虎一咬牙说需要四万块,但吴静华不同意。孙奎一听就犹豫了,「你妈要是不同意,这个钱我不能借你……」

  马小虎嘿嘿一笑,问孙奎,「师父,你知道什么是小人吗?」

  孙奎一愣,马小虎继续说,「小人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师父,你应该懂我的意思吧?」

  孙奎一听,骂说,「小兔崽子,你威胁我?」

  马小虎点了点头,「对,我就是威胁你呢,嘿嘿,你看着办吧。我老妈那么年轻貌美的,追求她的人可是一大把一大把的,我要是和她的追求者一说,我估计都得排着队给我送钱来。我是看在咱两师徒的情分上,才先和你说的,我对你够意思吧?」

  马小虎其实就是顺嘴胡说,他根本不知道谁追求他老妈。但孙奎一听却有些紧张了,他知道自己这个混蛋徒弟真能干出这样的事来,忙说,「行了,我知道了。我一会儿去银行,完事给你打电话……」

  马小虎放下电话,一只手在空中挥舞一下,大喊一声,「耶!成功!」
  不过寝室里的人却听傻了。

            第一百零四章、超市开张

  包知道傻呆呆的看着马小虎,「我操,你这是把你妈卖了换钱呢?」

  马小虎马上回头骂说,「你才把你妈卖了呢,他追我妈不得先过我这关啊?我们师徒两这是相互合作呢……」

  谢小权在那儿直晃脑袋,「全世界我估计就你能干出这事儿,你不愧叫小虎,可真够虎的了……」

  这几天马小虎是最忙的了。乡土尛说網手打又是收拾店面,又是上货的。要不是这些兄弟帮忙,他自己还真忙不过来。

  在外面招了两个售货员,又把电脑偷着捧来,按上摄像头。一切准备就绪,超市定名小马超市,就热热闹闹的正式开业了。

  校园不让放炮,杨达壮和耗子就跑到校门口放去。四眼和刘刚十几人拿着传单,在校园里见人就发,平时都是趾高气扬的人,这回也都点头哈腰的,对同学陪着笑脸,「小马超市开业,欢迎大家捧场啊……」

  开业第一天生意就异常火爆,超市屋里已经人满为患。马小虎、周子安还要谢小权三人站在门口,开心的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满足感。
  林琳和冯晓幽也来了,身后跟着殷东方和刘沐白。两人手拿花篮,给马小虎祝贺来了。

  林琳一看马小虎,一脸坏笑,「行啊,马小猪,这就开业了,这回我可找到地方白吃白喝了……」

  马小虎也懒得纠正称呼了,他也坏笑说,「对,白痴,白痴……」

  林琳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话有毛病。乡土尛说網手打伸腿踢了马小虎一下,「你才白痴。不跟你废话了,祝贺你吧,我去店里买点东西,给你捧捧场……」
  说着几人进了店,不大一会儿,就大包小包的出来了。冯晓幽圆圆的脸蛋上挂着甜美的微笑,「小虎哥,我以后天天来,你可要把货备齐点儿啊……」
  冯晓幽说这话时,刘沐白的脸色一暗,但没说话。林琳拉着冯晓幽,「什么小虎哥,叫小猪哥……」

  冯晓幽呵呵笑,但就是不叫。殷东方一脸儒雅的笑容,拍了拍马小虎的肩膀,「小虎,祝你生意兴隆,我们就不打扰你发财了,哪天再来捧你的场……」
  大智也带着兄弟来了,买了不少东西。走时还特意告诉马小虎,要是缺人手就说话,他带人过来。

  晚上关业时,谢小权盘账,问马小虎,「你觉得今天能卖多少钱?」

  马小虎猜说,「六七千能有吧?」

  谢小权看着马小虎,脸色平静的摇了摇头,「你少说了,卖了一万二……」
  周围的人都「啊」了一声,谁也没想到会卖这么多。谢小权继续说,「超市一般是百分之三十五左右的利润,校内的能达到百分之四十五。就按百分之四十算,你也能算出今天大约赚了多少钱吧?还有我们的货还不全,今天第一天很多人是来捧场,以后我我估计未必能卖这么多了,能保证一天的营业额在八千左右就可以,去了节假日,你想想这一年你能赚多少钱?」

  马小虎正在心算,四眼在一旁插话,「还算个屁啊,快点请我们吃饭去吧,忙乎一天早都饿了……」

  马小虎大手一挥,「走,想吃什么今天管够……」

  转眼到了秋天,天气也渐渐凉了下来。树叶由绿泛黄。超市由谢小权管理,生意一直不错。

  下午体育课,马小虎几人跑到超市聊天。吹的正热火朝天,就见超市进来个身材高挑的女孩儿。放在平时谁也不会注意她,关键是她容貌娇媚,但额头上却有一道明显的疤痕,像一条蚯蚓一样趴在那儿,很扎眼。

  女孩儿只买了两包纸巾,准备付钱。包知道忙从一旁站了起来,笑说,「穆姐,您拿去用吧,这小东西还付什么钱……」

  女孩儿微微一笑,没有说话。在桌子上放了五块钱,转身走了。

  包知道在后面忙说,「多了,没找你钱呢。」

  女孩儿头也不回的走了。

  四眼看着包知道,「老包,你这是拿小虎的买卖泡妹子呢。行啊?我得向你学着点儿……」

  包知道瞪他一眼,「你知道个屁啊,知道她是谁吗?敢泡她?说出来吓死你……」

  几人都不说话,盯着包知道,「她叫穆雪,是咱们职高的大嫂,陈子笑的女人。人能来就是给咱们面子了,还要钱,想什么呢……」

  马小虎对这个不敢兴趣,问包知道,「她额头上那疤怎么回事儿啊?多可惜,这么漂亮,却有那么长一道疤……」

  包知道感叹的说,「要不说人家能当大嫂呢,据说是当初陈子笑在高一时,得罪了高二的大哥。一次在外吃饭时被人偷袭。当时陈子笑被人打倒,有人拿砍刀就奔他去了,没想到穆雪在旁边冲过去,替陈子笑挡了一刀,这疤就是那时候留下的……」

  几人都啧啧的感叹着,耗子问,「后来呢?」

  包知道又继续说,「后来听说陈子笑和陈功两人血洗了那老大的寝室,两人将寝室八人都给干趴下了,两人重伤,六人轻伤。据说那老大腿被打折,后来离开了职高,现在在哪儿就不知道了……」

  耗子听完感叹说,「我操,真猛,难怪是老大。」

  四眼追问,「陈功是谁啊?」

  包知道讲说,「不混的人很少有知道陈功的,他是陈子笑的铁哥们。武术世家出身,为人好色,但对陈子笑却很仗义。他平时不太来学校,但每当陈子笑有事儿的时候,他总是第一个出现。」

  四眼有些神往,「老包,你认识这几个人吗?给我介绍介绍呗……」

  包知道看着四眼,撇了下嘴,「我当然认识了,不过他们不认识我。」
  包知道没想到,他说这话时,陈子笑和陈功已经认识他了,也准备找他呢,不过不是什么好事。

  几人正聊着,马心语满脸郁闷的进来了。四眼故意逗她,「虎嫂子,这怎么好像不太开心呢……」

            第一百零五章、双人淋浴

  四眼说完,马心语眼圈就红了,她看着马小虎,「小虎,我找你有事。乡土尛说網手打」马小虎有些纳闷,马心语昨天请假说她妈妈过生日。她这刚回学校,找自己有什么事儿呢?

  马小虎就跟着出去。一到门口,马心语低声委屈的说,「小虎,今天你陪我好不好?」

  马心语说这话时,脸上没有害羞,却还是忧伤的神情。马小虎以为是最近自己很时间找她的原因。也没在意,就当她是撒娇。

  马小虎就问她想去哪儿,马心语回答去哪儿都行,只要和你在一起就可以。
  两人从在一起后还没单独出去玩儿过,马小虎现在手头也宽裕,就带她去了游乐场。

  已经是下午了,游乐场的人并不多。一进游乐园,马心语就嚷着要玩儿过山车,马小虎过去买了票,两人排队坐上去。

  随着机器开动,没多远马小虎就吓得嗷嗷叫,马心语却面不改色。随着过山车三百六十度的旋转,马小虎的脸已经煞白,而马心语却高举双臂,大声的「啊」叫着,看上去很享受这种刺激。

  一下车,马小虎蹲在地上,两腿软的已经站不起来了。马心语在一旁笑话他,「你还总说胆小鬼上不了战场呢,这就给你吓这样啊……」

  马小虎蹲在那儿连连摆手,「不行了,我恐高,可不敢再座了……」

  马心语又挑了几个不太刺激的项目,两人玩了会儿,又一起吃了饭。马小虎看着马心语似乎没什么胃口,就问说,「心语,你怎么好像不太开心啊?」
  马心语凄然一笑,看着马小虎,「没事儿,就是不太想吃。乡土尛说網手打你快吃吧,吃完我们走……」

  「去哪儿?」

  「不知道,听你的。」

  吃过饭,马小虎找了一家宾馆开了房间。一进门,整个人就躺在床上。马心语躺他在的胳膊上,一手摸着马小虎的脸,「小虎,我想和你说件事儿……」
  马小虎懒洋洋的「嗯」了一声。

  「我要转学了……」

  「啊?」

  马小虎一下坐了起来,「转学?为什么?」

  马心语眼圈一红,「我妈已经给我联系好了一家艺术学校,让我去学表演……」

  马小虎有些困惑,「你不是不同意吗?」

  马心语眼泪掉了下来,「我是不同意,可他们都已经安排好了,我妈说我要是不去,她也不活了,就死给我看。昨天我们吵了一架,她一晚上都没睡,我早上看她也怪可怜的,都是为我好,我就答应她了……」

  马小虎也无话可说了,叹着气。马心语趴到他身上,「小虎,以后我只能放假回来找你了,你会不会变心找别的女孩儿?」

  马小虎不吭声,马心语无奈的叹了口气,紧紧抱着他,「我也不在你身边了,你找女孩儿倒是行,可千万别爱上她啊。你等我,三年就毕业了,好不好?」
  马小虎见马心语楚楚可怜的样子,点了点头。马心语这才满意的趴在他胸前,「我要是真学好了,以后当大明星,我就养着你。哪儿都不让你去,就在家呆着等我回来……」

  马小虎叹了一口气,「哎,你是把我当小狗了……」

  「你不是小狗,你是小虎。」

  说着就亲上马小虎的嘴唇,把舌尖伸到马小虎的嘴里。两人闭着眼睛深情拥吻着。好一会儿,马心语抬头,「去洗洗吧……」

  「一去洗?」

  马心语害羞的点了点头。

  房间的浴室不太大,两人紧抱着站在淋浴下面。互相抚摸着对方的身体,马心语垫着脚,两人亲吻在一起。

  马小虎两只手放在臀瓣上,用力的揉捏。马心语则把手放到马小虎的跨下,紧紧握着坚硬,轻轻的上下套弄。

  她慢慢低头,一路向下,蹲在马小虎的胯下。她把脸贴了上去,让坚硬在自己的脸上来回游走,她闭着眼睛,轻轻喘着粗气,心想要好久都不能这样把玩他了,心里就有着万千不舍。

  马小虎的心里也有些发酸,齐眉走了,不知道还能不能见面。而现在马心语也要离开。虽然她假期可以回来,但心底也觉得空落落的。

  坚硬在脸上蹭了很久,马心语才张嘴含住。一到口中,马心语就直接朝根部吞下,她知道马小虎喜欢这样,就全力吞吐,让坚硬每下都能更加深入。

  马小虎感觉自己的坚硬在她口中变的更大,就开始挺着屁股一进一出的抽插。把她的口腔当成花径,就这样进进出出的。

  吞吐了好一会儿,马心语才把坚硬拿出来。扶着发酸的腿站起来,两手在马小虎的胸前摸了摸,「我先给你洗一洗,一会儿再亲吧……」

  说着让马小虎把着扶手,两手在马小虎全身游走,不像是洗澡,更像是抚摸。
  又拿了沐浴液涂到马小虎的后背,两手上下搓着。到了屁股时,马心语轻轻翻开马小虎的双臀,把浴液涂在上面,开始轻轻揉搓。马小虎的菊花齐眉曾用手按过一次,感觉到很舒服,而这一次,却是另外一种感觉。马小虎回过头,「一会儿你亲亲这儿吧?」

  马心语就是笑,也不说话。她一边全身上下的揉摸,一边把自己骄挺的丰满在马小虎的身上上下蹭着。马小虎不由的呻吟几声,感觉下面的坚硬更加肿胀。
  洗的差不多,马小虎转过身。在马心语的玉兔上揉捏几下,「我给你洗……」
  说是洗,他就是上下乱摸。玉兔摸够了,就开始抚摸两条美腿。他让马心语正面朝着自己。把浴头拿在手中,蹲在马心语的两腿间,对马心语说,「把腿分开一点儿……」

  马心语两手扶着马小虎的脑袋,听话的把两腿分开。

  马小虎用手指分开花瓣,柔嫩的粉壁就露在外面,马小虎的拇指在上面轻轻揉了几下,马心语喘息声更重了,她主动把腿又劈了劈。

            第一百零六章、毒龙舌钻

  马小虎拿着浴头对准花心就浇洒上去,淋浴的激流冲到娇嫩的花瓣上,一阵刺痒的感觉传遍全身。乡土尛说網手打马心语险些站不稳,她忙两手死死的把着马小虎的脑袋。

  马小虎一边用手指揉着,一边拿着浴头浇灌。马心语连连娇喘,身下盛开的花瓣上开始有水珠滴落,也分不清哪是蜜液,哪是水珠……

  马心语喘着粗气,「小虎,我洗好了,别洗了……」

  马小虎站起来,「把住扶手,我给你洗洗后面……」

  马心语两手把着,高高翘起屁股,她知道马小虎要干什么。马小虎用浴头在菊花处浇了几下,觉得没什么意思。就把坚硬放在菊花处,轻轻一顶。

  马小虎根本没想走后门,他只是觉得好玩。但他这一顶,马心语却吓一跳,忙回过头,「小虎,别弄那儿,以后的,好不好,以后都给你……」

  马小虎嘿嘿一笑,把坚硬对准了花瓣处,轻轻一动坚硬就只插进去。马心语挺着身子,头部向后仰着,发出沉醉又悠长的呻吟。

  地上太滑,马小虎也不敢太用力,他就慢慢动着。这种不快不慢的节奏让马心语觉得非常舒服,嘴里始终哼哼唧唧的呻吟着……

  动了一会儿,马小虎把坚硬拔出,让马心语转过身子。他抬起马心语一条玉腿,放到自己腰间。让马心语两手搂紧自己的脖子。马心语个子不高,只能尽量踮着脚。乡土尛说網手打马小虎两手紧握马心语的臀瓣,坚硬穿过草丛,对准目标轻轻一顶,坚硬的头部就进去了。马心语把另外一条腿也盘在马小虎的腰间,腰一用力,坚硬就进去大半。而她整个人也吊在马小虎的身上。

  马小虎再一用力,两个人就亲密无间的合为一体。马小虎仗着自己体力好,双手托着马心语的圆臀,边走边挺着屁股,慢慢动着。

  到了床边,马小虎将马心语轻轻放下。床有些矮,马心语一倒在床上,坚硬就从花瓣中溜出,弄的她「哎呀」一声。接着她就转过身,跪在床上,把头伸到马小虎的坚硬面前,伸出舌尖,从根部往回舔。

  她也不在乎上面还沾着自己的汁液,四圈一遍遍的舔着。马小虎把着她的头,看着她跪在自己胯下,心里既满足又不舍。

  马心语将坚硬含在嘴里,开始大力吞吐,口中发出呜咽的呻吟。好一会儿,她才抬起头,看着马小虎,「上床躺着……」

  马小虎以为她是想要了,就到床上。谁知马心语却让他跪在床上。马小虎不知道她要干什么,但还是跪在床上,脑袋顶着床头。

  马心语把头从两腿间伸进去,一口含住坚硬,马小虎还是第一次用这样的方式把坚硬放到女人的口中,他不由的动了几下,这几下都深到嗓子深处。

  马心语一只手扶着坚硬,另一只手在圆囊上来回摸着,圆球在她手中转来转去。好一会儿,她又在褶皱的圆球上开始来回舔弄,舒服的马小虎拿头顶了几下床头。

  马心语把头从胯下伸出,喘了几口粗气。两手抚摸着马小虎的屁股,把脸贴了上去,蹭几下。又慢慢把屁股分开,马心语慢慢的亲了上去,舌尖在菊花中间舔了几下。

  马小虎舒服的连连大叫,「我操,太舒服了,我受不了了……」

  马心语在他屁股上「啪」的拍了下,「你喊什么,小点儿声……」

  马心语再次将舌尖朝里伸着,这一次舌尖伸的更往里了,边伸边把舌头打卷,在里面小心的舔弄。

  这种温暖又刺激的感觉让马小虎已经全身发胀,他的下身在马心语的手上一跳一跳的。马心语以为他要来了。就起身让马小虎躺下,自己跨到他腰间,抬着屁股,对准坚硬慢慢坐下去。

  马心语一坐,马小虎也抬着屁股,两人互相用力。只一下,两人就完全结合。马小虎立刻感觉自己的坚硬被一阵湿润包裹着,他握住马心语胸前的玉兔,来回揉捏,让玉兔变换着各种形状。

  马心语开始抬着屁股轻轻上下动着,到底部时她都会扭一扭身子,让坚硬的头部在自己的肉壁上挤压,嘴里发出一阵阵闷哼。

  马心语这么骑着上下动了一会儿,又开始前后动了起来。这两种不同的方式带来的感觉也不一样。上下抽插是一种冲撞似的方式,而前后动坚硬和肉壁摩擦的更紧密,对女人的刺激感更强,尤其能全方位的刺激最敏感的肉粒。

  果然,没多大一会儿,马心语就娇喘嘘嘘,感觉自己要不行了,她握住胸前的手,「小虎,我要来了……」

  话一说完,动作更快,马小虎也猛烈挺动下身配合着。随着速度越来越快,马心语忽然「啊」的大叫,双手死死的握着马小虎的双手。马小虎感觉花径里有汁液喷射到自己的坚硬上。

  马心语身体紧绷着,身体微微抽搐,下身的花瓣紧缩着。忽然趴到马小虎身上,「小虎,我不行了,累死我了……」

  休息一会儿,马心语才撒娇的说,「是你上来,还是我继续动?」

  马小虎摸着她的圆臀,「你想怎么来?」

  马心语在他脸上亲下,「我想你上来,我太累了……」

  马小虎就抱着马心语的腰坐了起来,向后一翻,这样根本不用拔出就能形成男上的姿势。

  马小虎两手放在马心语身体两侧,挺动屁股,开始做起了活塞运动。马心语的喘息也越来越重了,嘴唇微微的张开着。刚刚冷却的欲望又一次被点燃。她两腿用力夹着马小虎,似乎想把整个人都推到自己的身体里。

  随着抽送的速度越来越快,马心语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大。马小虎感觉马心语的花瓣忽然一紧,身子不停的扭动着,知道她又要来了,他忙猛冲几下,大叫一声,两人一起到了高潮……

            第一百零七章、清晨口爆

  两人相拥睡去,直到早晨马小虎才被尿憋醒。他去了趟洗手间。回来钻进被窝。马心语背朝着他撅着浑圆的屁股睡的正香。

  两人昨晚睡前又大战一番后,都是光着身子裸睡的。马小虎本来没什么欲望了,但一想马心语马上要走,再见恐怕要几个月,就想临走前再来上一次。
  他上完厕所下面已经不太硬了,就搂着马心语,一手绕过去摸着胸前的玉兔。把坚硬在屁股上来回乱蹭。马心语握着他的手,迷迷糊糊的说,「让我再睡会儿,一会再弄吧……」

  马心语也是太困,但马小虎却不管这么多。他蹭了一会儿,感觉下身有了反应,他就直接对准目标,硬往里进。马心语下面还是干着的,马小虎这一捅,下面就有些疼。马心语把屁股又向后撅了撅,想让马小虎方便些。

  连动了几下,也只进去了小半截。马小虎就用这小半截的坚硬来回慢动。随着马心语的下面微微有些湿润,马小虎再抽动时进去的就深多了。

  马心语的呼吸变的急促,开始用屁股朝后顶着,没两下坚硬就全都进入。
  马小虎开始提速,马心语就把身子弯的像一只大虾,呻吟声也越来越大。
  正当马小虎动的正来劲时,马心语枕边的手机一下响了。马心语一看是老爸来的电话,忙对马小虎说,你先别动我接个电话。

  老爸问她什么时候回来,用不用去接她。马心语连忙说不用,她一会儿就回去。马心语通电话时,马小虎慢慢的用坚硬在马心语的身体里进出。

  马心语忙扭着身子不想让马小虎动,结果她这一扭,马小虎也略一用力,坚硬一下进的更深。乡土尛说網手打马心语没忍住,直接「啊」的叫了一声。她爸爸在电话那头忙问怎么了,马心语强忍说,「都怪你,打电话我撞到头了……」
  借着谎话她忙「哎呀,啊」的来叫了两声。马小虎趁机又动几下,马心语怕露馅儿,忙把电话挂了,撅着屁股说,「你怎么这么坏,我爸爸要是听出来我就死定了。」

  她哪里知道,她和马小虎的事情父母已经知晓,因此才把她转走上学的。
  马小虎因为晚上连续来了两次,现在一点要出来的欲望都没有。马心语还着急,一再的催促。马小虎就说,「要不你用嘴吧……」

  马心语一愣问说,「为什么用嘴你就能快呢?」

  马小虎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每次看你跪在我下面时我就心跳加速,用不了多一会儿我就想来了……」

  马心语就点头,「那你快点儿,我得早点回去,不然他一会儿真去学校了。」
  说着把身体里的坚硬拿出,马心语就趴到马小虎的胯间。马小虎却站了起来,让马心语跪在床上,微微抬头,把坚硬放到马心语的嘴里。

  马心语开始用力的吮吸,马小虎也抬着屁股把嘴当成花径,进进出出的抽动起来。

  马心语特意把口型缩小,进出时能用嘴巴裹紧坚硬。马小虎低头看着自己的马心语跪在那里,坚硬在嘴里进进出出,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满足感。

  马小虎说这样他容易射,其实就是男人的一种征服欲望。他两手把着马心语的脑袋,开始大力抽送,马心语强忍着嗓子间的不舒服,一边用舌头来回拨弄,不时抬头看着马小虎,口中发出呜咽声。

  马小虎越动越快,开始闭着眼睛猛烈抽插。马心语感觉他要来了,两手放到他的屁股上,用力朝自己推着,让他来的更快些。

  马小虎感觉头皮一麻,脚趾紧紧攥着,他喊了声,「来了」马心语忙把嘴巴张大,一只手帮他用力套弄。马小虎的精华就朝她嘴里射进,虽然没有昨天多,但也不少。最后一滴滴落后,马心语才把坚硬拿出。这一次她又完整的吞了下去。
  吞完后,马心语用嘴清理了马小虎的下身后,就忙着穿衣服,「小虎,我得走了。你说好去看我的啊,可别忘了。」

  马小虎也穿着衣服,「嗯,有时间我就去,没时间你就回来……」

  马心语在马小虎脸上亲下,「不许找别的女人啊,等我回来,你想怎么弄都行,好不好?」

  马小虎嘿嘿笑,「嗯,小色女,我等你回来……」

  马心语还不放心,「你要是忍不住找了别的女人的话,也千万别爱上她,听见没有?」

  马心语说这话时眼里居然有了眼泪。

  两人告别后,马小虎回到学校。正好是韩梅的课,他一进班级,韩梅就指着他,「你给我出去,在门口站着。」

  班级所有同学的目光都集中在马小虎的身上,谁也没想到韩梅居然发这么大的火。马小虎可不敢当着这么多同学和她顶嘴,乖乖的去门口站着。

  下课后,韩梅把他领到办公室。「啪」的一下,把书摔到桌子上,「你去哪儿了?为什么逃课?」

  马小虎这绝不是第一次逃课,一般时候韩梅都不太管,可今天却发了火。
  马小虎正想撒谎,韩梅就看着他,「你想好再说,要是有半个字的假话,我这个班级就不要你……」

  马小虎看着韩梅,随口说了句,「班级不要我你也不要我啦?」

  话没说完,「啪」的一下韩梅就给他一个耳光。马小虎惊诧的看着她,他这不是第一次挨韩梅的耳光了,捂着脸说,「你怎么又打我?为什么老打我啊?」
  这一耳光下去,韩梅眼圈也红了,看着马小虎,「滚,你给我滚出去……」
  马小虎实在想不出为什么韩梅会发这么大火。既然让滚,那就滚吧,他转身走了。韩梅也没叫他,一坐下眼泪就掉了下来。

  原来韩梅猜到马小虎是和马心语走了。昨天马心语说自己要去外地上学后,马小虎就不见了。

            第一百零八章、惹祸上身

  韩梅侧面一了解,知道两人关系不一般。乡土尛说網手打当时她心里就酸酸的,结果马小虎一晚上没回寝,早晨又迟到。她越想越气,一见马小虎,这一肚子火就全都撒了出来。

  韩梅坐在座位上赌气,这个混蛋轻薄完自己,居然又和别的女同学出去,还彻夜不归。不过想到自己刚才那一巴掌也挺狠的,心里又有些不忍。就坐在座位上噼里啪啦的掉眼泪。

  马小虎回到班级,脸上还红红的,四眼过去问说,「小虎,你这脸怎么了?不会是老师打的吧?」

  马小虎斜眼看着他,「不是打的,是亲的,要不你也去让她亲下?」

  耗子在一旁惊讶的说,「我操,老师凭什么打人啊,不就是迟到了吗?」
  四眼接话说,「你懂个毬,这打是亲,骂是爱……」

  他说完又挤咕眼睛问马小虎,「小虎,你昨晚和马心语是不是那个去了?」
  马小虎照他屁股就是一脚,「滚,别烦我,虎爷闹心呢……」

  几人正说笑着,就见包知道从外面回来,脸色惨白。看见马小虎,两眼直勾勾的,眼中满是恐惧,马小虎被他的样子吓了一跳,「包子,你怎么了?」
  包知道喃喃的说,「我完了,以后职高我是呆不下去了……」

  几人都惊讶的看着他,「到底怎么了?」

  包知道这才把原因说出来。

  原来早上有人来找包知道,说陈子笑周末要见他,这人也没说干什么就走了。乡土尛说網手打包知道开始以为是陈子笑找自己打听消息。可越想越不对,陈子笑打听消息也犯不着让自己去见他,随便找个人就能把这事儿办了。

  包知道觉得不对,就出去打探。这一打听不要紧,得来的消息把他吓个半死。不知道是谁说的,陈子笑知道包知道把买消息人的身份泄露了。找他就是为了这件事儿,规矩是陈子笑定的,他不允许任何人破坏。

  马小虎一听也犯了愁,包知道的确告诉过自己有人买自己的消息,这事儿当时四眼也听到了。马小虎就看着四眼,四眼也想到自己那天随口说的那句话,他忙说,「我没跟任何人说过啊……」

  包知道皱着眉头,「谁说的已经不重要了。行了,我不跟你们说了。我收拾收拾不念了……」

  说着就要回寝室,马小虎忙把他拦住,「不至于吧,大不了以后你就别干这行了呗?」

  包知道叹了口气,「要是这么简单我就不担心了……」

  耗子不解的问,「那能怎么样?」

  包知道也摇了摇头。

  四眼忽然在一旁插嘴,「长毛,操他妈的,一定是长毛,我那天不小心说的时候他就一直往后瞅,这逼崽子来我还得干他……」

  马小虎忙摆手,「行了,先别添乱了,都想想办法怎么帮老包过了这关再说。老包,你再打听打听,像你这种情况一般都怎么处理,看看到底严不严重吧……」
  包知道点了点头。

  中午时,大家都没吃饭就聚到了寝室。周子安带着刘刚也来了。谢小权特意安排人给大家泡了面。

  包知道是最后一个来寝室的,他脸色铁青,一点儿血色都没有。马小虎忙问,「打听出来怎么处理了吗?」

  包知道咬着嘴唇,颤颤巍巍的说,「听说是要一根手指……」

  所有人都张大了嘴。马小虎有些不服,「操,凭什么啊?他说要就要啊?他他妈是干什么的啊?」

  谢小权忙打断他,「小虎,别乱说……」

  谢小权是怕隔墙有耳,万一传到陈子笑耳朵里,马小虎再惹祸上身。

  寝室里一下安静了,刚才还是一片吃面的声音,现在都放到那儿没人动。
  大家都在琢磨,寝室门一下被推开,就见大智进来,直接就问,「小虎,我听说你要和陈子笑开战了?」

  所有人都被差异的看着大智,马小虎也楞了,「你听哪个傻逼说的?」
  大智愣头愣脑的说,「我刚看见肖凯,他跟我说的。说全校都知道了,你因为包知道要和陈子笑开战……」

  周子安忙问,「肖凯回来了?」

  大智点点头,「回来了,还串班了,刚我见他和长毛搬行李去别的寝室呢……」

  四眼嘟囔句,「有钱就是好办事儿,说上哪班就上哪班……」

  大智又问,「到底是不是真的啊?」

  马小虎无奈的笑下,周子安接话说,「这肖凯真够阴的,玩儿这招。」
  大智看着马小虎,「我来就是告诉你,要是干的话叫我一个,你马小虎拿我大智当哥们,你有事我也不能看着。管他什么老大不老大的,先干一下再说。」
  马小虎感激的看了大智一眼,「怎么办还没想好呢,包子的确是跟我说过,但也不至于就要他手指吧?这个事情是因我而起的,我不可能袖手旁观。包子,周末我和你一起去。他要真剁就让他剁我的……」

  周子安接着说,「我也去。到职高后还没见过职高老大呢,我去看看热闹……」

  大家都知道周子安说看热闹就是一句玩笑。刘刚接话,「安哥去哪儿我去哪儿。」

  一直没说话的杨达壮也说,「算我一个」其他几人也都纷纷表态,都要一起去。四眼更是把弹簧刀拽了出来,「我说大家就联系人,咱们大大方方的打一场,输赢再说呗……」

  包知道一脸苦笑,「打,拿什么打?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大家的好意我包知道心领了,放心吧,我绝对不会连累大家的……」

  谢小权在一旁一直没开口,马小虎看着他问,「小权,你怎么想的?」
  马小虎无形中已经把谢小权当成出谋划策的人。谢小权看着马小虎,「我觉得打就不要想了,根本不可能。你们想想,就凭陈子笑这三个字,职高一万多人都给他面子,就凭你们几个就想跟人打?要是这么容易,他也不是陈子笑,也不是职高的老大了……」

          第一百零九章、中毒事件(一)

  所有人都承认谢小权的话在理。四眼插话说,「你别婆婆妈妈的了,有话痛快说,你说该怎么办?」

  谢小权站了起来,伸出两个手指,「就两个办法,一个是报警,一个是找到能和他说上话的人,让这个人帮说说情……」

  四眼摆了下手,「报警就别说了,肖凯他爸还是警察呢,被我们打成那样都没说报警,咱们去报警以后还有什么脸混了……」

  耗子也摇摇头,「报警行不通,和警察都没办法说,什么证据也没有啊,总不能说有人要砍老包手指头吧?」

  谢小权点点头,「我就是说下我的想法,具体能不能行还得你们商量……」
  杨达壮想了半天,「我倒是想到一个人,或许他能跟陈子笑说上话……
  「谁?」

  「殷东方」所有人都看着马小虎。的确,在他们所认识的人中,能和陈子笑直接对话的也就只有殷东方了。而和殷东方熟悉的就只有马小虎。

  如果是自己的事情,马小虎绝对不会去找他。但涉及到包知道,马小虎就点了点头,「我去试试吧,但感觉好像也够呛。我和他也没什么深交,只能算是还可以……」

  周子安看着马小虎,「试试总比不试强,如果不行我们再想别的办法……」
  大智在旁边插话,「怪不得你们上次能打赢我和肖凯,原来你们没事儿就在这儿瞎琢磨,我看你们这群人,都他妈一肚子坏水,一个比一个坏……」

  听了大智的话大家都笑了笑。乡土尛说網手打马小虎正准备去找殷东方,寝室门咣当一下被推开,一个在超市打工的学生慌慌张张的进来了。这人叫王泽,是谢小权的一个朋友,平时利用休息时间来超市帮忙,一是可以结识到马小虎这些人,再也能赚些零用钱。

  王泽一进门就慌张的说,「小权,不好了,出事儿了……」

  大家都楞了,谢小权忙说,「你慢点说,怎么了?」

  王泽喘了口气,「超市,学生在超市中毒了……」

  所有人都站了起来,马小虎脑袋更是嗡了一下。谢小权紧张的握着王泽的胳膊,「到底怎么回事?你说清楚……」

  王泽这才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出来。原来上午经销商送来袋装牛奶,中午时卖出去二十多袋。可没过多久,这些喝了这种奶的同学就开始上吐下泻。
  谢小权一听也急了,忙问,「送没送医院?」

  王泽点头说,「打120了……」

  几人听完都快步下楼,马小虎边下楼边问谢小权,「小权,咱们的货是在哪儿上的?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谢小权忙说,「咱们的货肯定没问题,我一直都是在正规厂家拿货,拿的都是大牌子的,那些小厂子的我根本都不用……」

  马小虎追问,「那怎么会出现这种事情?」

  谢小权解释说,「现在还不知道具体情况,如果真是牛奶的问题,那也不应该就咱们一家,还是先去看看再说吧……」

  发病的学生已经被急救车拉走了。超市周围还是围着很多人。见马小虎几人来了,都指指点点的。人群有人小声说,「那个就是马小虎,超市就是他开的……」

  「长的挺帅的,不过怎么这么黑心呢。刚开业就上假货骗学生,这种人就应该抓去坐牢……」

  「小点声,他是高一老大,别到时候找你麻烦……」

  「太损了,这黑心钱也赚……」

  周围的声音不时传来,四眼一下急了,指着看热闹的人群,「都他妈给我滚,谁他妈赚黑心钱了?」

  周围人群开始骚动,有低声不服的,有怕惹祸开始走的。马小虎忙瞪了四眼一眼,「你闭嘴,别添乱。」

  总务处的老师见马小虎来了就说,「你先把超市关了,跟我们到校长室……」
  马小虎朝着谢小权点了点头。谢小权就去超市准备关门,马小虎跟着老师到了总务校长李明启的办公室。

  李明启见马小虎进来,黑着脸,怒容满面的说,「你这超市才干一个多月,怎么就搞出这样的事?超市你也别干了,赶快给我关门。你这是拿学生的性命再开玩笑!现在医院那面还没消息,要是有学生出问题,你这辈子就准备在监狱里过吧……」

  马小虎一声没吭。关键他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李光明见他不说话,更加生气,把桌子拍的啪啪直响,「你现在赶快把事情给我说明白,别等着警察来了你再说,到那时候谁也救不了你……」

  马小虎心里忐忑不安,他搞不清是谢小权上货出了问题还是厂家那面出了问题,「李校长,超市的情况我不太了解,我是请人管理的……」

  李光明冷笑,讽刺说,「你可真是大老板啊,还请人管理。那学校自己请人管多好?还让学生承包干什么?」

  马小虎无言以对。李光明瞪着眼睛继续说,「你请的人呢?让他也过来……」
  马小虎掏出手机给谢小权打了电话,谢小权一接就说,「小虎,你先等会儿,我这面有新情况。你告诉校长咱们上的货肯定没问题,一会儿我就过去……」
  说完就挂了电话。

  马小虎看着李光明,小声解释说,「李校长,你别生气,我们上的货肯定没问题的……」

  李光明眼睛瞪的老大,「没问题?没问题二十多人住院?是我让他们住院的?」
  马小虎见李光明情绪激动,就把嘴闭了,不再说话。两人正沉默时,就听有人敲办公室的门,马小虎以为是谢小权来了,忙去开门。他一看竟是韩梅来了。
  韩梅一进门就狠狠瞪了马小虎一眼,她也是刚听说,就忙跑来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没想到李光明对韩梅还很客气,见她进来,竟站起来让座。韩梅也没坐,站着问,「李校长,到底怎么了?」

  李光明看了一眼马小虎,不满的说,「你还是问他吧……」

          第一百一十章、中毒事件(二)

  韩梅早上还因为马小虎迟到扇了他耳光,这刚中午就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韩梅看着马小虎低头不说话,心里又气又怜,她尽量用平和的口气说,「你们那些牛奶到底是从哪里上的?是不是从正规的厂家进的货……」

  马小虎点点头,「进货的渠道肯定没问题……」

  韩梅追问,「没问题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出事?」

  马小虎皱着眉头,「我现在也不知道,我想回去查查看……」

  韩梅急忙说,「那你快点去啊,赶快把事情搞清楚了。」

  马小虎看了李明启一眼,李明启摇摇头,「现在不能让他走,那面二十多个学生住院呢,他万一……」

  李明启的下话没说,但韩梅知道他要说的是什么。李光明的担心并不是没道理,万一马小虎跑了,这个责任谁来负。

  韩梅抿着嘴唇,「李校长,你让他先回去吧。如果联系不上他,以后的责任我承担。」

  李明启楞了下,有些疑惑的看着韩梅,「韩梅,你别冲动。」

  韩梅看着马小虎,「没事儿,他是我的学生,我相信他。」

  李明启轻轻叹了口气,看着马小虎,「我就给你们老师一个面子,你马上回去把事情给我查清了,该是你的责任你必须要负,不是你的责任也没人会冤枉你……」

  马小虎感激的看了韩梅一眼,转身就要走,韩梅有些不放心,怕他岁数小处理不明白,就跟着去了。乡土尛说網手打超市门上已经贴上了「暂停营业」的字样。两人一进超市,四眼几人忙跟着韩梅打招呼,都没想到韩梅会来。

  马小虎忙问谢小权,「你刚才说有新发现,发现什么了?」

  谢小权拿着进货单递给马小虎,「我们明明是进了二十箱这个牌子的奶,可我刚清点了几遍,这里却有二十一箱。

  韩梅忙问,「会不会是送货的不小心多送了一箱?」

  谢小权摇摇头,「我刚给经销商打了电话,他们说今天中午这种奶就送了两家,一共五十箱,咱们二十箱绝对没错的。我把情况和他们说了,他们也很着急,正联系厂家的技术人员往这儿赶呢……」

  谢小权又想到了一点,就补充说,「对了,这个奶咱们之前还有一些,上午也卖了几十袋,可那些人喝了什么问题都没有,我就觉得这个事情有些奇怪……」
  四眼插嘴,「会不会是有人故意在里面投毒?」

  韩梅忙制止说,「没调查清楚前千万不能乱说……」

  耗子点头说,「是啊,说不定就是这批奶有问题呢……」

  上课铃一响,韩梅就把杨达壮几人撵回班级上课。周子安和大智不是她班的,她也就没说什么。

  马小虎在地上走来走去。忽然抬头问韩梅,「老师,那些住院的学生怎么办?」
  韩梅看了他一眼,「我来时学校就已经派人过去了……」

  马小虎看着韩梅,央求说,「老师,要不你给在医院的老师打个电话,问问现在怎么样了?」

  韩梅本想说他几句,可看谢小权和周子安几人在场,话就没出口。拿出电话打了过去。

  挂了电话,韩梅有些担心的说,「现在都在住院,医院的化验结果还没出来呢……」

  周子安在一旁说,「学生没事儿就行,这要是出事儿……」

  他后话没说,马小虎替他补充,「要是出事儿我也废了……」

  大智却没在乎,「能有什么事儿,吐几口,拉点儿肚子怕什么,就当排毒了……」

  韩梅看着大智。她怎么也想不到马小虎会交这样的朋友,身上匪气这么重。韩梅不是太喜欢,就扭动看着窗外。

  厂家的技术工人和送货的是一起到的。送货的一进门就有些害怕的说,「我一共就给你们送了二十箱的,我这里记得清清楚楚的,你们可不能赖我,我就是个送货的……」

  大智一旁接话,「谁他妈赖你了,就他妈问问你就吓成这样……」

  送货的看着大智,「你这个学生怎么还骂人?」

  大智眼珠子一下瞪了起来,「骂你?你再啰嗦我他妈揍你……」

  马小虎忙拦住大智,「你消停一点儿,老实坐那儿。」

  大智这才坐回去,眼睛还瞪着送货的人。

  谢小权把开箱的牛奶拿过去,谁知技术拿过来看了两眼就递回去说,「这不是我们的牛奶……」

  马小虎大惊,「这怎么能不是你们的呢?是他们送来的,这包装和你们的一模一样啊……」

  技术解释说,「这包装虽然看着一样,但你看这上面根本没有我们厂子的防伪码,这是假冒的。这样,我拿回去两袋,这种事情我们也要追查的。我们那面一有消息就通知你们……」

  说着几人就准备走。大智却不干,指着送货的说,「货就是你送来的,你不能走……」

  送货的哭丧着脸,「我是送货的,可那箱真不是我送的,和我没关系的……」
  马小虎看着送货人,皱眉说,「别听他的,你走吧……」

  两个技术工人一出大门,其中一个就说,「这箱奶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这包装袋不就是上次漏印防伪码的那批吗?」

  另外一人说,「我一眼就看出来了,但当时这批包装明明报废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就流通出来了。这事儿还是回去让领导处理吧……」

  马小虎几人都坐着不出声。现在的情况看来,的确是有人故意陷害他,到底是谁呢?周子安率先打破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