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激情小说  »  【岛屿上的圈套】(25)【作者:b12425】
【岛屿上的圈套】(25)【作者:b12425】
字数:866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二十五、恨晚

  芸宁离开后,这位肥胖身材的中年妇女-莎拉,将刚陈雨焉下体的女泣果的果核用力抠出来,这里道彷彿像是在用力拉扯气球似的,丝毫没有怜香惜玉地的手指劲道,将才刚初癒(果实的效力)阴道肉壁伤口,又弄出新的伤口。

  虽然陈雨焉被改造后的阴道,交合时的紧緻感却时可以带给男性绝佳的体验,但要从中拿取东西出来……,可就让雨焉吃足了苦头,因为这些肉缝就像是处女般的狭小,内里的神经又密集,果核卡在阴道中间彷彿还带点黏性,紧紧沾黏在阴道的肉壁之上,手指撑开时就已经够雨焉难受,更何况是还要将果核从沾黏的肉缝中扒下来。

  终於费尽九牛二虎之力,莎拉才将女泣果果和全数拿出,此时少女早已过度疼痛导致气喘吁吁,下身的淫水不但沾满了大腿外,还浸湿了整张床铺。

  此时莎拉将雨焉身上的手铐脚镣全数解开,递上一盆清水,要她自行擦拭乾性,陈雨焉的四肢终於重获自由,赶紧甩了一下手加速让血液快速循环,避免四肢因循环不良坏死。

  身上各种汗水、精液、伤口泛出的血液等多种恶臭,混在一起味道确实难闻,难以想像曾经臣力的千金大小姐,竟然会有这么一天……,被一大群工人轮奸后,还要默默地用冷水将自己的身子擦拭乾净。

  一边擦着回想起家中那大到脚都能伸的大浴池,自己总是在疲惫不堪时,都会来个热水澡放松心情,整个人浸泡在热水幸福感……要是这辈子能在体会一次……不知道该有多好,回想到伤心处,不禁落下一滴眼泪,好在这个画面没有被莎拉发现,不然又会吐出甚么酸言酸语还讽刺自己了。

  就在雨焉清洁身体的时候,莎拉已将床铺重新整理乾净,已做好下一场轮奸准备,就在雨焉清洗完毕准备认命地躺回床上的时候,莎拉突然将一叠宣传单交给雨焉,要雨焉在整个工地发放这张传单,这内容不看还好……,一看整个就惊呆了,上面的内容就是印着自己卖淫的传单啊!!

  跨海卖淫小色女- 干一次只要50美金,岛上绝无仅有的漂亮脸蛋、魔鬼般的身材以及淫荡的内心,延绵不觉得叫床声包君硬挺满意……等淫秽的用语都印在传单上头,连自己的三围都印在上头供读者参考。

  要命的是传单印有自己全裸的照片,不但三点全露,重点是有些来有自己用抚媚的眼神看着镜头的画面(当下心里一想,这一定是芸宁搞的鬼,把自己在天命楼被迫摆出有如妓女的姿势大喇喇地彩色列印在传单上)

  自己脖子上的项圈更增添照片的淫媚感,整张传单就像是妓院的宣传,看着整叠印着自己裸照的精美传单……还要自己出去发放,这种事情一想到就让人羞愧到死,臣力的接班人竟然在公众场合发派自己的裸照卖淫,这种话传到国内一定会笑掉所有人的大牙。

  传单上面写的时间是晚上开始,这表示一整个白天自己都必须配送这羞死人的传单,莎拉这时笑着往雨焉阴道又塞入一些东西,这……触感是自己再熟识不过的淫物- 女泣果。

  就算自己哭着脸哀求莎拉不要让自己去发传单……也哀求不要再放入更多的女泣果,但在气头上的莎拉根本听不进去,将果核调整角度硬是比先前多放好几颗果核到少女柔嫩的阴道之中。

  一声清脆的鞭子声音在床上响起,响亮的声音让雨焉整个人哆嗦一下,自己意会到其中的含意,如果自己再继续哀求下去,下一鞭就是招呼在自己身上,就算百般无奈也只能迈出脚步往工地里移动。

  阴道中装载多个女泣果,下身传来的淫痒感,让双腿无意识磨蹭,这样的姿态根本没有办法好好走路,但看着后方莎拉摆出一副凶神恶煞加上那一根细细的长鞭看着自己,我……完全不敢违背她的命令,就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
  每走一步,阴道中的女泣果就因为阴道的连带转动,间接摩擦少女柔嫩的肉壁,进而造成奇痒无比的酥麻感,其痒感是先前在床上完全无法比拟的。

  果核不仅会遇热产生让女性发情的酵素,粗糙的纹路表面更有如情趣用品般的给予阴道中的敏感带刺激,这样出乎预料的快感让雨焉才踏出三步,就遇上阴道内第一次的高潮。

  雨焉双手小心捧着拿着传单,双手根本没有办法腾出空档安抚那抽蓄不已的阴道,抵挡不住高潮快感的她,双腿一软整个人无力的蹲了下来,还不停地大口喘气,企图调整一下呼吸节奏,但这时莎拉无情的一鞭打在白嫩嫩的屁股上时,疼痛与屈辱的感觉涌上心头,就在下一鞭挥下之前,自己拚了命地站了起来,忍着下身再奇痒难耐的痛楚继续往前走。

  首先自己要做的事情就是要在工地里每个单位都发上一张印着自己裸照的传单,下身要忍受女泣果的淫痒,为了不让女泣果转动幅度过大,不但缩短脚步外,还下意识夹紧双腿尽量减缓果核摩擦阴道的幅度。

  这样的走动的步伐有着格外的媚感,小扭动的脚步外配上臀部刻意摆动,就像是个骚货在骚首弄姿,这样诡异的走法也吸引不少工人们的眼光。

  女泣果毕竟是折磨女性的邪物,雨焉的小聪明在这邪物面前完全不管用,每走几步路还是会因高潮而全身瑟瑟发抖……,越是走着这些淫痒越会转换成回一种莫名的燥热,整个人都沉浸在无边的快感之中。

  终於走到离工地乐园最近的第一个单位,刚走入时所有男性都用着瀰淫的眼神,看着这位颈戴项圈+全身赤裸的少女,这些有如豺狼猛兽般的目光,让雨焉不敢再踏进一步,就在自己往后退一步的之时,莎拉第二鞭又再度打在白嫩嫩的屁股上,众男人看着被鞭打后的屁股有如果冻般的晃动,兽欲 也随着那美妙的臀部以及哀求的叫声而冉冉而升。

  全身赤裸的雨焉,一一发送着印有自己裸照的传单,单位的同仁一边念着上面的淫秽字眼,一边瞄着少女曼妙的胴体,整个人都笑开怀了,这时有一个男人走向雨焉,蹲了下来,把眼睛跟雨焉的小穴位置盯在同一水平上。

  虽然裸身的自己早已被大家看光光,但这样突如其来的目光还是让自己不知所措,拿起传单遮住自己的胸部,将原本对象男人的小穴转面,好让这些男性不要看到女孩子最羞的地方。

  但一旁的莎拉却不解风情地用威吓的方式,要我岔开双腿露出自己的下身,雨焉一想到那疼痛无比的鞭子,自己也只能默默地照她的命令行事,分开双腿任由眼前的男性尽情地欣赏少女最私密的地方。

  男人就用惊叹的口气说道:「挖~ 这个女的好骚包、好淫贱啊~ ,昨晚小淫女一定没有爽够,瞧这小穴欲求不满的模样,边走边留淫水!!所以才想要发传单让大家晚上继续干她」

  雨焉由於一直拿着传单的关系,根本空不出时间检查自己的下身,太晚发现自己大腿早已沾满从阴道中留下来的斑斑淫水,光亮的水渍残留在白皙的腿部,少女因为过度的羞耻下意识扭了一下臀部,意料之外的事情就这样发生………
  这一扭动彷彿激活的阴道中的女泣果,果核与阴道肉壁间的摩擦瞬间转化成酥麻的快感传遍全身,不但哀出些微的淫叫声,下身也顺势流下潺潺的淫水,不知道里面有塞东西的男人都笑开怀了,不断给自己取新的绰号,像是水女、骚包女、不满女……等等,这种羞辱感简直无以复加。

  可怜的少女今天不只一个单位要发传单,不但要走完全工地的所有单位,每到一个单位,就必须要接受男人们耻笑,种种狼狈/ 淫会的模样都成了的大夥宣泄的对象。

  甚至有些在高楼层工作的单位,莎拉也不准自己搭乘工地里的昇降梯,逼自己一定要想尽办法走楼梯上去……,上下楼梯走动的步伐,让原本就已经贴紧果核的阴道肉壁更为紧密,也彻底将果核产生的酵素与酥麻感发挥到前所未有的极致,每走上几层阶梯就得面临一次更强烈的高潮。

  到最顶楼时,整个人早已因为高潮虚脱不已,眼神早已因为体力的透支而变的混卓,而……楼梯间还开始出现一道少女边走边高潮而留下的淫水痕迹………
  雨焉白天不但要在工地四处发传单,早已弄得筋疲力竭;晚上回到工地乐园后莎拉还会要雨焉接客赚钱,有时因为体力不支晕过去时,莎拉还会拿鞭子抽打或是用冰水浇醒。

  晚上,陈雨焉也不知道接了多少位客人,今天男人们进出自己身体的数量早就已经是无法计算,不但身体被男人糟蹋外,不时还会被一旁的莎拉鞭笞,直到夜深人静……再也没有任何顾客上门。

  莎拉一旁的柜子哩,放着一叠叠的美金纸钞,旧旧的纸钞看的出来是工人们毕生的积蓄……,工人们对於眼前的美少女完全没有抵抗力,完全没有考虑到之后的生活,拼命把前往工地乐园里砸,最后……这些赚的卖身钱……还都落入秦贤这个小人的口袋中。

  想到这里雨焉心中默默地为岛上的人们感到悲哀………

  起初卖身的几天,生意都还算过得去,虽然第一晚全部的工人都已经好好享用这位少女,但现在只要50元美金的优惠价格,就可以干到这样绝世美女,这样的诱惑还是让工人们买单。

  数日后……,众工人开始出现厌倦感,而且金额还算是挺高的,顾客回顾人数大幅降低,原本在门口挤得水泄不同的景象已不复在,只剩下稀稀疏疏几人在排队等候,虽然雨焉很开心可以多攒到一点休息的时间,但莎拉望着越来越少的美金纸钞,却开始愁眉苦脸。

  「这不对啊~ 这女的这么美丽的婊子,她妈的生来就是要来帮我们卖淫,没有道理晾在这里浪费啊~ 」

  这时莎拉动起了把生意往外扩张的想法,开始压着雨焉来到工地附近的城市发传单,虽然有披上大外套不至於触犯当地不可妨碍风化的规定,但姣好的脸蛋以及秀气的外表,还是吸引不少一般民众的围观。

  雨焉在发传单时却是心惊胆跳……,都会四处张望,希望不要碰到自己认识的人,尤其是以前在臣力工作的员工不要撞见自己现在落魄卖淫的模样………好在这几天下来……还没有看到认识的人出现。

  每到一处发传单时都会吸引到无数路人围观,甚至还会有路人起鬨说要扒光看自己裸体的样子……,莎拉都会替路人把风确定周围没有任何的警务人员,会默许大家的愿望- 要雨焉亲手脱去那仅剩的大风衣,让大家把自己的裸体看得精光。

  羞涩又迷人的表情,配上姣好身材,都让路人们看傻了眼,不用多余的形容词就可以形容少女的国色天香,莎拉不时还会要雨焉展示那个被女泣果弄得湿漉漉的女性私处,让大家用下流的形容词贬低这位千金女孩……,陌生人嘴里每吐出一句贬低自己的话语,雨焉的心就如同被刀割一样的痛楚。

  几天的外部宣传后,工地乐园的生意开始逐渐恢复起色,中间朱芸宁、秦贤两人还不时到访,除了点收雨焉的卖身钱外,也不忘拍摄这位千金小姐被众工人轮奸的画面,纪录达成千人斩的瞬间(莎拉有在一旁点人数),雨焉越是被奸得发出淒厉呻吟声、飙泪的画面,这两人的的笑容就笑的乐开怀。

  某天深夜里,已过了雨焉的卖身时间,虽然四肢也是被手铐脚镣拘束,但整个人早就已经被这群禽兽给折腾快要往生……,现在的她连举起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

  身上满是男性各种秽物散发出阵阵的恶臭,白细稚嫩的肌肤也因为多次客人的特殊癖好,弄得东一块、西一块的瘀青,粉嫩的小穴早已灌满卓白精液,不时还有精浆从女孩的私密出流出,身上一道到指甲深抓的血痕,狼狈又披头散发的模样根本无法想像这女孩几年前曾是知名学府首宇大学受万人追捧的校花

  莎拉这时走了进来脸色凝重看着自己,并以沉重的语气问道:「你老实告诉我……你真的是无辜、被陷害的……?」

  就在昨晚雨焉因为最后一位客人粗暴的窒息性性爱,掐住脖子晕厥过去后,莎拉在一边收拾雨焉一旁残局的时候,在床上做起恶梦的雨焉,整个人像是中邪似的开始四处乱抓乱动,搞得手上的手铐脚料叮叮噹噹,吵得莎拉拿起鞭子想要往少女身上打下之时。

      陈雨焉突然一边哭着一边自言自语说着以下的对话

  「爸爸……!!我对不起你没有守住你给得家业」

  「父亲……我没有发现秦贤的阴谋……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不要卖掉我……不要卖我,你怎么对得起我的父亲你这个忘恩负义的浑蛋,害得岛上的人过的这么悽惨」

  「帮你擦屁股还要陷害我……你道你良心在哪里啊……我出去一定要给你好看……」

  「爸……妈……谁……快来救我……,朱隆、朱芸宁他们好可怕……」
  「我好髒……好髒……不要靠近我……爸爸妈妈……你们觉得女儿很髒吗……?」

  这些对话弄得莎拉有些手足无措,看着床上苦苦可怜的少女内心感到十分的痛心,但又想起秦贤说雨焉是多么的贪婪邪恶,搞得这位中年妇女- 莎拉,不知道该是抱紧安抚雨焉,还是该一鞭子下去以解仇恨。

  隔天上午看着在工地内一边发传单,以满是羞辱、痛苦的表情敞开女性私处让工人、路人把玩时的模样,便冉起一丝悲悯的情绪。

  就算自己反覆询问秦贤、芸宁事件真相时,得到的答案也都是制式化的回覆,都说是就陈雨焉盗用公款,A走他们的薪水,两人又拿不出任何有力证据,就在那里支支呜呜的说证据都被陈家人给灭证,自己是受害者,强硬地要莎拉一定要相信他们。

  此时莎拉按耐不住怀疑的情绪……,开口向雨焉问个明白。

  陈雨焉用着坚定的语气说道:「莎拉姊……不管你愿不愿意相信我,但这种盗用公款的黑心事我一概都没有做过,这一切都是秦贤设好的局,诱使我在岛上变成性奴隶的圈套!!!」

  讲道愤恨处,陈雨焉气得整张脸都红了起来,但莎拉还是用满腹狐疑的表情看着自己,这时雨焉瞄到旁边还有放一台手机,这台手机正是芸宁忘在这里的手机,想必是刚才羞辱自己时忘了带走的。

  心生一计的雨焉跟莎拉说道:「我知道莎拉姊对我的话一定不能完全置信,不然这样……,那边有一台芸宁的手机,里面有一个专属对……奴隶……的应用程式」,讲到现在身为奴隶二次的身分时……心中不免浮现悲哀的情绪,稍微迟疑了一会儿。

  看见莎拉拿起芸宁的手机打开后发现有密码,转向雨焉,雨焉说道:「密码应该是他的生日0923,我看过她输入过很多次……,这一切的源头……,也是从她的生日会开始……」

  按照雨焉叙述,莎拉在一旁笨手笨脚的按着手机应用程式,终於找到雨焉说的那个奴隶APP。(其实雨焉会知道操作方式的原因,也要归功於芸宁每次在一旁炫耀她可以用手机程式控制、折磨自己,把画面秀给自己看那么多次,不知不觉也知道其中的操作方法)。

  就在雨焉的指示下,莎拉成功开启先前在奴隶拍卖会上所叙述到的测谎功能,先让莎拉问了几个无关紧要的问题,确认测谎系统的真伪后……,开始了雨焉在岛上的经历自述。

  雨焉从自己代替总公司来岛上处理秦贤的烂摊子开始讲起,意想不到的被秦贤背叛、护照被偷,还有在那天的看守所内被秦贤冷嘲热讽陷害成为性奴隶,奴隶拍卖、当众羞辱、破处、身体改造、逃亡失败以及被租借给秦贤的经过………
  莎拉知道这台手机会跟雨焉脖子上的项圈做串联,并从中衡量生理数据得到测谎结果,并将结果显示在手机萤幕上,但听着雨焉以悲伤的语调讲述自己如何一次次被秦贤背叛、朱隆姊弟俩的残忍玩弄,手机萤幕持续显示[TRUTH,实话] 的时候,莎拉两旁脸颊不禁落下一颗颗斗大的泪珠……

  莎拉落泪并不仅是因为同情这名少女在岛上遭到现在为奴的经历,而是想到自己这些日子以来被秦贤蒙骗,加入羞辱少女的行列之中,自己完全无视眼前少女的求助,还一鞭一鞭的打在这无辜少女的身上、还当众扒去她的衣服、塞入女泣果,让她在陌生人面前丢人现眼。

  甚至……,自己误信秦贤的骗术,成了把少女推向性奴悲惨人生的推手,这更是让自己难以置性的事实………

  想到这里莎拉泪水就像是止不住般的溃堤,不管雨焉身上多肮髒、有多少噁臭的秽物,立刻抱住陈雨焉柔弱的身子,一面说到:「对不起……那天我听了秦贤的话……以为这就是一切……,你这样美丽聪明的女孩不应该沦落为岛上的性奴隶被别人欺侮……」

  这是雨焉在岛上第一次跟别人诉苦,就算是先前自己的同学/ 朋友,在岛上一个个都成了朱隆、芸宁的狐朋狗友,一起加入凌虐自己的行列,完全没有人在乎过自己的感受,在岛上,莎拉是第一位知道自己处境、同情自己处境的人了………

  想到这里一股悲酸的气氛涌上,雨焉原本的经历再也讲下去开始倒在莎拉的怀里开始嚎啕痛哭,好一阵子都不能自已,莎拉一边拍着雨焉的背一面不对跟雨焉道歉,雨焉也请莎拉不要放在心上,毕竟……自己没有发现秦贤的阴谋,自己也免不了责任………

  就在此时,工地乐园门口传来一阵声音,原来那台手机的主人-芸宁,站在门口用着愤怒的眼神看着相拥在一起的两人,再看着自己手机被莎拉拿在手上,且画面停在测谎模式,便开口说道:「你……都知道了!?」

  莎拉这时愤怒的吼道:「你们这群吸血鬼,把一个无辜的女孩变卖成为奴隶,你们还有良心吗?你们还是人吗?我从现在开始就要带着雨焉逃跑!!总有一天一定会把你们绳之以法的。」

  话刚说完,芸宁背后窜出多名强壮的男人,每个人都都已充满杀气的表情看着莎拉跟雨焉,芸宁说道:「把我的手机抢回来,顺便把那个穿衣服的女生打到再也说不出话,不……是永远再也说不出话!!!」

  语毕这群男人抓住莎拉的头发,将莎拉扯了出来,立刻就是一顿胖奏,就算莎拉以女性来讲算是身材魁武,但还是难敌这么多男人的拳打脚踢,一拳又一脚的连续招呼下,莎拉顿时间眼睛上也出现多着瘀青、肋骨也不知道断了几根,不但鼻子开始流鼻血,连嘴角也开始泛出血丝。

  在床上的雨焉无奈手脚都被手铐限制住,无法过去帮忙,只能无奈喊着:「是我叫莎拉姊用的,都是我……主使人都是我……要打就来打我就好,不要再打她了……」,希望这些男人不要再攻击莎拉。

  芸宁这时笑着说道:「我们哪里敢打你,光靠你赚钱就来不及了,哪里敢动你这棵摇钱树啊~ 让你知道一下连累到其他人的结果会是怎么样」说完命令这群男人下手重一点,快点结束莎拉的生命。

  终於……原本还有举起双手抵抗的莎拉,因为被打到意识昏迷,渐渐放下双手,整个人瘫在地上动弹不得,其中一个人准备一脚重重踏在莎拉脸上的时候,雨焉突然呐喊:「不要……」

  尖锐的声音让所有男生都停手,往雨焉这边看了过来,这群男人一边笑着一边围住赤裸少女- 雨焉,其中一个人跟大家说道:「来这里这么久,好像还没有看着这个女生可以帮大家打手枪、口交一下,这么妓女好像太不够专业……,甚么招都不会,以为躺床上这样就可以赚钱,感觉完全划不来」

  话刚说完,这群男人一个个掏出自己的阳具面摆在雨焉面前,又大又臭的老二在少女面前,惹得少女只有反胃的份,就在雨焉稍作迟疑的时候,刚才开口的那个男人又说话:「要是你可以让我们都射一次的话,我们就不再打后面那个女人,怎么样!?」

  雨焉来这里……还没有用过嘴巴服侍过这些男人……,每当这些男人臭烘烘的老二接近,自己就会将脸瞥向一旁,或是做出要咬下去的动作,搞到这里的男人心生畏惧,没人敢叫她口交。

  不过陈雨焉这次为了要救命,不得已的情况下也只能降这些丑陋的物体往嘴巴里塞入,虽然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但那种薰臭的味道可远比朱隆难闻多了,感觉上就是好几天都没有洗澡的味道混在一起,不禁一阵胃酸涌了上来。

  一旁芸宁开始监督,要自己一定要细细品味每个男人的精液,并做出犹如喝上甘霖般的美味表情,威胁不做的话回头会继续揍上莎拉一顿。

  看到雨焉为嘴巴含入工人们老二的同事,芸宁一也不忘拿摄影机记录脸上、嘴边满是精液雨焉的淫荡模样,感觉起来就像是真得品尝到真的甘露般的美味表情,不知情的人一定以为这个小骚女天生就是这么淫贱。

  这时倒在一旁的莎拉不但脸上都是瘀青,嘴里还断了几颗牙齿,望着用嘴巴服侍男性老二的雨焉,想到自己又将这位少女又推入到淫秽的漩涡中,自己知道一旦这些影像被留了出去,这女孩得一辈子就毁了。

  莎拉心中充满无限的内疚,挤出最后一丝力气喊到:「小姐……不要做贱自己……,没关系我老命一条就让他们打就好……打死了也没有关系……」

  善良的雨焉,为了不想要再让身边的人继续受伤害,认命地一根根吹完所有男人的老二,让众男性射得开心,也让芸宁拍下多组日后可以糗自己的淫荡表情后,便离开工地乐园。

  走之前芸宁还告诉莎拉:「这件事如果敢告诉第三人,小心你的丈夫、儿子……的小命……」,虽然芸宁没有把话说得彻底,但还是把威胁的意味传达给在场的莎拉、雨焉,日后若是走漏风声,变化要莎拉一家死无葬身之地。

  众人离开后,工地乐园里就只剩下地上全身遍体麟伤的莎拉、身上满是秽物的雨焉,两个人都因为过度的体力透支,倒在原地昏厥过去………

  究竟……让莎拉知道事情的真相,对雨焉而言究竟是福是祸?还是会因为自己的善良,成为无形枷锁不敢轻举妄动呢?

  就让我们继续看下去吧~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