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无垢痴女】(06)【作者:Neroia】
【无垢痴女】(06)【作者:Neroia】
字数:77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春芽初发——第六章——多人游戏

  两天后,星期天的中午,终於等到那个电话的来临。

  聊过电话之后,心情一下子紧张起来,有点不知所措。打开衣柜,满柜子的衣服,再看看镜中的自己,那个土气的样子立刻令我感到气馁。

  家教甚严,家里大小事都由任教二十多年的爸爸掌权,他的说话就是命令,没人可以不服从。我们三姊弟都得依从他的安排,要不是我弟是男生,他便会跟我和大姊一样,到我爸任教的女校上学。在家里,大姊是唯一一个为了反叛我爸威权而刻意反叛起来的人,除她以外没别的例外。亦因此,我姊的想法比我成熟多了,她在我这个年纪的时候,已经开始化妆,拍拖,跷课,好像还试过抽烟等等,总之很坏就是了。

  因为我仍是如此的入世未深,天真单纯,所以我还不大会妆扮自己——这一刻,看着大姊的化妆用品,我根本不知该从哪里开始。

  怎么办?要出门口了呢……

  五分钟的车程,漫长得就像五十分钟一样。

  也许,我知道自己正在做什么吧?

  如果套用他的说话,我这是主动送上门吗……主动送上门被他干?不,我不应该说如此粗俗的话,连想都不行!我,我……我只不过是赴约而已,这是一个约会吧,对吗?而且约会之后发生的那个事情,人们说那是做爱而不是被干,好不好!那只是一个随兴而发,很顺其自然的事情!就算没有也……也可以吗?天啊!我到底在一股劲儿的胡思乱想什么了?

  但他说过,他会把我干到满足为止的吗……啊!脑袋别自动幻想那些画面出来吧,好不好!

  到了那个约定地点,一家挺有格调的咖啡室,从玻璃窗外我已看见他的身影。
  「你好。」

  「喔,嗨。」才见到我的出现,他立刻站起来很有风度的为我拉好椅子,一边说「坐吧。」

  呜啊——心跳得很快呢!怎么办?他只不过才在我身边待了没一会儿,竟让我莫名奇妙的心跳加速,身体还渐渐的发烫起来!

  「你吃了午饭没有?这里的食物不错的。」他一边说一边递来餐牌,再续道「如果吃了的话,你也可以试一下这里的甜品,刚才隔邻点的心太软蛋糕好像挺美味的。」

  「嗯……好的。」

  呵,蛋糕里流出来的流心巧克力真的很甜呢。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精神恍惚的一瞬间,我的视线不自觉的再次溜到他放在床头上的结婚照……那个女人就是他的妻子吧?长得很漂亮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虽然这个姿势真的很害羞,还不大习惯,但真的不得不承认,被他从后面进入的感觉很舒服!抽动起来,那一推一挤的瞬间,被顶到尽头的感觉舒服得让我忍不住发出下流的叫声,甚至让整个人软得支撑不住,只能往被子里钻下去。
  「啊!要来了!」说着,他紧紧的抱住我作最后冲刺。

  「啊啊啊——啊啊,不——啊,不行了,啊啊——要死了——啊,啊啊啊啊啊——」

  这一刻,他如疯似狂的抱住我抽动起来,数十次的激烈抽动过后,他的身体突然压在我的背上,然后我一边感受他身体的绷紧,一边感受他那根东西的强烈颤跳,感受它在我的私处里头射出滚热的精液……被他压在背上,听着耳边传来他的喘息声音,我知道我们做完爱了。

  这一次他没有把我丢下,而是要我跟他一起洗澡……虽然这是很害羞的事情,但我还是跟着做了。

  热水洒了下来,看见他的身体,我这才知道教科书上的插图不是骗小孩的——原来男人的那个东西,并不是一脱下裤子便是如此丑陋的!在平常时候它比较小一点,而且是悬在那里的,样子没那么可怕。但让我既害羞而惊讶的是,因为他没有乖巧的洗澡,而是藉着洗澡为名佔我便宜,所以才能让我亲眼目睹他那个东西逐渐充血变大,然后变成朝天直指的那个丑陋样子。

  让它放在手心的时候,那种感觉真的很奇妙……这一刻,我觉得他猜到我的心思的,但不知怎的,他竟然没有如我所想般的继续下去。

  他不是说过会……满足我吗?

  洗好了澡,换上了他老婆的起居便服,他便让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而他竟然独自玩电话起来。

  现在到底怎么了?这跟他所说的,跟我所想的都完全不同呢。他不是一直很想侵犯我吗?现在相约出来,上了他的家,才做了一次爱便没有然后了吗?他就这样把我丢在这里独坐沙发吗?现在才四点多而已,他要让我坐到什么时候?
  我在生他的气吗?或许吧……一直以来,我没别的什么优点缺点,就是爱赌气。而爱赌气的性格总是令我没事找事干,偏偏人长得单纯而有点笨,所以多数下场都是碰一鼻子灰。

  「灿——」拉动大闸的声音很吵耳呢。

  「大熊哥,很久没见了!」「死大熊,叫我们上来你家干什么了?」「我大熊说过,只要有好东西一定跟好兄弟分享!」「什么好东西了?」「阿嫂呢?她今天……」「哇!」「那个女的是谁?」「她是?」「我之前不是跟你们说过了吗?」「什么?就是这个女的?」「真的吗?我以为你说笑瞎编而已!」「他妈的是你们不信而已!」

  什么大熊?什么说笑不说笑的?聊天可以不要吵成这样吗?吵得我都睡不了!
  「看她年纪很小喔。」「刚好十七岁!」「不是吧!」「你到底怎样把她搞来的?」「我说过了,就是在巴士上喔!」「你说笑的吧?她是你说的那个女生?不是你叫来的援交女?」「我真的没骗你!」「但她为何会在你家?你该不会把她软禁了吧?」「对喔对喔,就像AV剧情一样。」「我才没有软禁她,是她主动送上门给我干的!」「骗人!哪有可能主动送上门!」「我说真的!我才刚干了她一次!」「看她这个样子,干你妈的是否给她下了迷药?」「我才没那个闲情逸緻下药!不信的话,我只好做给你们看了!」

  这些人真的很吵喔……突然之间,我感到身体晃动了一下,然后整个人被抱了过去。

  「呜——」发生什么事了?我被强吻了吗?嘴巴里的是什么东西?

  「看!她的舌头还主动伸过来呢!」

  「……呜?」张开眼睛,看见的是那个人。

  「哇喔!」同时间,还有别的其他人惊呼出来的声音。

  「这个女的比我们上次在国内叫来的小姐还厉害,只是随便摸一下而已,她下边已经湿起来了!」

  「呜——」他在跟谁说话?到底在说什么了?别一直说着奇怪的话的同时,一直抱着我强吻,还起劲的搓揉我的胸部……我不过是才刚被吵醒而已,这种太突如其来的感觉会让我吃不消的,虽然……虽然被他如此强吻的感觉很不错。
  「她的奶子很大呢!」

  「对喔,她有没有D罩杯了?」

  「你们自己看吧。」他不知跟谁说话的同时,把我穿在身上他妻子的衣服都一下子拉了上来。

  「哇——」那些人的惊呼声直逼我的耳朵深处,刺耳得把我真的吵醒了……
  发生了……什么事?眼睛张开的一刻,出现在我眼前的,除了他,还有两个素未谋面的陌生男人。当下,那个他仍在抱着我,他的舌头才刚退了出来,他的手才刚在我的衣服上松开,让我的胸部裸露出来……而那两个陌生男人,不是我的幻觉,而是活生生的两个人,一蹲一站的,脸上都是同样的猥亵,眼神都是同样贪婪的死盯着我。

  「他妈的给人点穴了吗?别一直只看不动手,她的奶子不只大,还软软的!真材实料来的!」

  他到底在说什么了?当我眼睁睁的看着那只陌生的手伸过来,还没来不及反应的一刻,我只觉得两手都被按压得无法动弹……那个把我的两手按着的人,是谁?

  「呜——呜!」

  胸部被触碰到的一刻,我很害怕……我的心,我的思绪瞬间乱成一团!这一刻,我害怕得只敢紧闭眼睛,好想假装自己还没醒来,好想假装这一切都是梦境,但在闭上眼睛后的瞬间,我却不能自已的再次睁眼看一看身旁的那个人——他只是给我回了一个笑容,笑容之后,他再次强吻我……哼!那个笑容强大得可怕,可怕得瞬间便把我一切的自以为是都击溃了。

  面对这一切,我已经害怕得不知所措,除此之外我还能怎样?

  三只手,四只手,五只手,六只手……尽管眼睛闭上不看,但身体仍一直如实告诉我正在发生什么事。

  没多久,我已分不清楚哪个时间有多少只手在我的身上摸着,我只知道全身上下几乎被摸遍了。胸部上,好像永远都有两只不同的手在左右搓弄,屁股不时被揉被捏,大腿越来越乏力,越乏力便被张得越开,然后私处好像被几只手同时的拨弄,初时只是把小肉缝弄得又张又合,然后是起劲的揉来揉去,然后是一根手指插了进去,然后是两根……

  除了我的身体之外,我的耳朵仍在正常运作,把那些人的说话……那些令我羞耻,令我愤怒,令我呕心,令我尴尬,令我无地自容的下流说话都清晰无误的一一听进耳内。

  「奶子软软的,真他妈的好搓!」「小乳头硬了起来呢。」「都说了这个女的很敏感!」「你看!都搓到他妈的变形了!」「你要不要试一下,她的舌头很主动的!」「啜——啜啜——啜——」「真不愧是十七岁的女生,皮肤又嫩又滑的!那个大腿摸起来的质感真爽!」「屁股很有弹性呢。」「哇!内裤湿了一大块呢!」「我老早说过这个女的很淫荡,摸没几下便会湿了!」「味道真他妈的骚!」「肉穴还很嫩呢,而且还是我最爱的粉红色。」「淫水真多!」「叫起来了吗?」「她有感觉了吧?」「是不是很爽?」「叫得很淫荡呢!」「她的肉穴还很紧呢!被你干的那一次会否还是处女来的?」「处女?有谁像她一样,被强奸了还爽得喊爹喊娘的叫?」「你真的强奸了她?」「早两天她才主动送上门让我干!我射了两次她还不满足!」「喔?所以你才叫我们上来一起轮流干她?」
  不,不是的!我真的还是处女来的!至少在那一天之前都一直还是,直至被他那个人……恍恍惚惚的想到这里,这一刻,我才觉得自己很污秽——神啊!请你告诉我,我到底做了什么,才会在此时此刻在这个地方,被这三个连名字都喊不上的男人任意玩弄我的身体?

  「喂!要上都应该让我先来吧!」

  身体突然被拉扯了一下,然后只能瘫软的躺在那里。大腿被撑开了后不久,私处已紧接传来那一下强烈的感觉,随之而来的是每一下都不遗余力的抽插。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天啊!我根本无法忍住不叫出来。

  「他妈的!只是听叫声都够我硬了!」「对喔,好像很好干呢。」「绝对好干!嗄!一来够紧,二来淫水够多!嗄!」「干你妈的忍不住了!」「别自己来啊!嗄!你可以用她嘴巴的!」「对喔,差点忘了!」「她上次才是第一次给人口交的!」「哇——才放进去,她的舌头已在舔我了!」「很爽吗?」「爽得要死了!」「那我也不客气了!快点拿着我的肉棒!」

  我到底正在做什么了?

  私处里正被一根丑陋东西猛烈抽插,嘴巴里也被另一个人的塞满了,然后我的手还被强行拉着套弄另一个人的丑陋东西?我的身体上可被用来泄欲的地方,都被填满了……这一刻,我的身体被肆无忌惮的蹂躏时,我的理智在做什么?好像都听不见它的声音了,还是,它老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它的存在,和那个刚才还在吱吱作响的羞耻感,好像都荡然无存了呢?

  「啊——啊,死了——啊啊啊——啊啊,要死了,啊啊啊——啊,很爽——啊啊啊——啊啊啊——」

  脑袋已经恍惚得忘了何时换了姿势,那个令我羞耻而兴奋若狂的母狗姿势,我只知道这一刻我被干得只能忘形的叫出来,被干得只能抱着那个不认识的人,把整张脸都凑到他那腥臊的胯下,任由他的丑陋东西在我的脸蛋上划来划去。
  「小婊子,我干得你爽不爽!嗄!」

  「爽,啊啊啊——干得很爽,啊——啊啊,干死了,啊——」

  「你说,嗄!你是不是欠干的小婊子小淫娃!」

  「啊啊啊——我是,啊啊——我是淫娃——啊,是欠干的婊子,啊啊啊——」
  「那我把精液射在你的淫屄里好不好?」

  「好,啊,好——啊啊,射在小婊子的,啊——淫屄里,啊啊——」

  「还会说淫屄喔?真他妈的欠干!嗄!干死你!」

  屁股被抱得紧紧之后,私处传来了更强烈的快感。

  「啊啊啊,要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一刻,私处里头传来了滚烫的感觉,就像整个人被填满了般。

  「他妈的真爽!」我感到他的身体仍在抖个不停,喘嘘嘘的说「喂,你们谁要接着上?」

  「你说接着上?」

  「什么?」

  「你好像没戴套子呢。」

  「没戴又怎样?」

  「我怕……」

  「怕你妈的?她又不是街上的妓女。」

  「但你……射了进去?」

  「干这种女生,就是要射在里头才爽!」

  「但你才刚射在里头,那感觉不是很……」

  「他妈的说那么多干啥?他不上我上!」

  听着他们莫名奇妙的争吵过后,这一刻,我知道他已从我的身体退了出来,而那个一直站在我前边强逼我口交的男人,已换了个位置,抱住我的大腿……事实上我根本分不清楚谁跟谁了,亦不由得我多想,因为当感到私处里的精液快要倒流出来的时候,另一根丑陋的东西已经塞了进来——啊!还没完呢!还好这一根东西的大小没差太多,不同的是它的头部比他的细小。

  感受很不一样呢!如果他的是一个大槌子,那这个的感觉便像是被指尖按了一下般。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天啊!我竟然又不争气的叫起来了。

  「这女的很紧喔!他妈的真的很紧,好像会吸吮的一样!」

  请不要再说了!

  他竟然在看着呢!他就这样站在旁边,看着我被他的朋友干得忍不住叫起来的下流样子吗?

  天啊!怎么办才好?这一刻我是在感到羞耻吗?但那个感觉真的很爽呢,他朋友的动作很不一样,小穴被干得很有快感!他还起劲搓揉我的胸部呢,乳头被捏得很舒服……天啊!我到底在胡思乱想什么了?我真的如此淫秽吗?不,不是的……我不介意他已经结婚了,不介意他侵犯我,但现在是怎样了?他的朋友正在蹂躏我的身体,难道我都不介意吗?

  我真的不介意吗?不……我想,这一刻我该问的是,我还需要介意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真他妈的爽!不是干了进去,真的没想过能够干到这么美的淫屄呢!比我女友的还爽!」

  这算是一种讚美吗?我竟然比你的女友还好干?那……那请你再大力一点的干我,再深入一点,那么那些你在你女友身上找不到的快感,便可以从我的身上找回了。

  「他妈的你们听见吗?她叫我大力一点呢!」

  「啊,啊啊——啊,大力一点——啊,啊啊——啊啊啊,大力,啊——啊啊,很爽——」被他朋友死命的抱住后,数不清了,大概百多次的来回抽插吧,我的身体已经软得动不了,不久他的身体传来了强烈的抖动,而那些热腾腾的精液亦在我的小穴里喷发出来……再一次感受到那种滚烫感觉,爽得快要令我神智不清,双眼就像失了焦点的模糊起来。

  「喂,你想怎样?」「不是换我上吗?」「哼!你刚才不是怕得要死吗?」「他妈的刚才还在嫌三嫌四,现在就不怕了?」「我哪有嫌三嫌四?」「你不是说我没戴套子吗?」「嘿,别说笑了!两位大哥都上了,难道我还敢用套子吗?」「噗滋——噗滋——」「竟然流了这么多出来呢?」「别废话多说了!快点插进去!」「先换个我最爱的姿势吧!」「滋滋——」

  呜啊!又插进来了……很小的一根呢。还没有太多感受,已经感觉到这个人的小腹碰到我的屁股,还有那两颗皱皮袋子的拍打了。真的很小,都插到尽头了吗?好像只有他的一半大小而已呢。

  「屁股肉肉的真美!」这个人说着,打了我的屁股一下,然后便开始抽插起来。

  「呜——呜嗯——呜——嗯啊,呜——」我叫的很不卖力吗?或者吧……但才刚先后被两根大的干得七荤八素,现在换这根小的插进来,我真的没多大感觉。亦因为感受不深,所以才能喘一口气,让我看清楚出现在眼前的景象。

  「张开嘴巴给我好好的舔。」

  眼前晃动着一根半硬不软的东西,那是他朋友的吗?对呢,我不久之前,还在一边被干小穴,一边吸吮这根东西的。现在,这一根东西都被一层透明液体覆盖着,根部还附着浊白色的泡沫,那……那是因为才刚在我的小穴里拔出来的关系吗?所以这些污秽的透明液体,是他们两人射在我小穴里的精液,再加上我的淫水混和而成的液体吗?

  「哇!真的很会舔!还主动玩我的阴囊呢!」

  很腥臊的味道呢!很呛鼻,很浓烈,很……淫秽。

  「顺道都给我舔一会吧!」

  另一根坚挺的丑陋东西突然挤了过来,而这一根的样子,我很熟识……
  「呜——呜呜——」

  「她的确很淫荡呢!比我见过的女生都更淫荡!你看,两根放了进去她都可以面不改容的吃起来。」

  「我早说了,对吧!」

  嘴巴已张大得到了极限,两根大大的丑陋东西左右交错的插了进来,与细小的舌头乱成一团,口水和沾在它们身上的秽物混和起来,然后从合不拢的嘴角流下来。跟他们两根丑陋东西乱战了好一会后,我的嘴巴开始觉得痠了,但它们却越来越生气勃勃,已经按捺不住蠢蠢欲动的抽动起来。

  「臭屁虫!你还没射出来吗?」

  「嗄!还没……多一会儿!」

  「他妈的我还想再干她一次……算了!」

  听着他说的同时,他已经抱住了我的头,把我的嘴巴当成小穴的干起来。
  呜——噁——都顶到喉咙了!

  被抱住摇得头昏脑胀了,已经忘了他抽插了多久,直至他在我的嘴巴深处射出一大泡精液,把我呛得清醒过来后,我才能喘一口气……这一刻,整个嘴巴里都是新鲜滚烫的精液味道,黏黏的,质感细緻绵密,任由它在嘴巴里流淌,除了腥臊之外,还能嚐到一点鹹一点甜。然后,随之而来的是嘴巴再被撑开了,那根东西才刚塞到嘴巴里,已经噗滋噗滋的射了出来。

  竟然六点多了,眼下一切事物都铺上了一层金黄色的西斜夕阳……时间过得真快,还以为只是数分钟的光景而已,没想到转眼间大半个下午已经过了。
  这一刻,终於能够停下来了。

  人静止了后,思绪便自然活动起来。

  沉想下去,脑海自然而然回想今天做过的一切事情——就算是星期天,还是跟往常一样起得很早,然后吃了妈妈预备的早餐,看了一会儿电视,再回房间里看了一会儿小说,然后接到电话了……然后,我的心情兴奋起来了,很慌张,很期待,还特意拿了大姊的化妆品来用,就是为了想漂漂亮亮的让他看见,毕竟,人们都说女为悦己者容,不是吗?

  然后跟他见面了,然后吃了一件很甜的流心蛋糕,然后上了他家,跟他干了,然后睡了,然后……从他的朋友出现的那一刻开始,我被吵醒了,甜美的梦亦被打断了。

  醒来的一刻,我被逼看见残酷的事实,亦被逼接受最真实的感觉。当他们三人的丑陋东西轮流插进自己的私处,在里头任意抽动,再肆无忌惮的射精之时,我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何等的污秽!同时间,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何等的淫荡……因为真实的感觉告诉我,从最初的害怕、愤怒和羞耻,渐渐演变成快感、兴奋和享受,然后再也控制不了,主动拥抱这一切真实的感觉。

  哼!这一刻回看自己,瘫软的身体铺上了金黄色的霞光,从没想过自己竟因为这个身体而被三个陌生男人轮流干了这么久……身体很累,累得就像快要虚脱一样。

  已忘了被他们三人干了多少次,只记得在那个时间里,我的身体从不闲着,我的私处……不,应该是他们口中所说的淫屄,无时无刻都总有一根肉棒插在里头。就算之后他们累得大汗淋漓,不得不去洗澡了,我也是像一头无尾熊般的挂在他们的身上,淫屄一边被干一边被抱到洗手间里,然后就在洗手间里,再被他们三人合力的淫玩起来。

  这一刻,终於停下来了。

  但要说出真正让这个淫秽事情终止的原因,不是因为他们累了,而是肚子饿了。

  现在他们叫了外送正在大快朵颐,但我却吃不下太多……没别的原因,因为除了我的淫屄被填满之外,我的嘴巴吃下的精液亦不少。

  这一刻,我才真正觉得饱足了。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