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偏偏要做你的M】(3.13)【作者:deltat】
【偏偏要做你的M】(3.13)【作者:deltat】
字数:40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3。13章

  在做她的M之前的二十多年里我承受的所有痛苦,加起来大抵也比不上现在每秒钟内所经受的剧痛。

  吴小涵的一生中也不可能经受过如此令人骨肉俱碎的痛苦吧——她怎么可能想象我现在有多凄惨呢?

  她此刻大约还在外面轻松地吃着零食,根本都见不到我痛不欲生的样子。
  她无法体会我有多么痛苦,又怎么可能知道我为她做出的牺牲究竟有沉重呢?
  我所有的痛苦,她此刻甚至都没有看到眼里;我所谓的付出,或许根本就是白白的浪费。

  不,我再也不要承受这样的痛苦了。

  和这个恶魔在一起,她还有得是办法让我一次又一次地经受这样生不如死的摧残的。

  也许,我真的该离开她——我是愿意为了她放弃我的生命;可是,这样的彻骨的痛楚,已经比死上几十次还要可怕了吧。

  肉体的剧痛仿每一秒都在斥责着我那不负责任的大脑,让自己堕入这样的境地。

  每一秒,全身的神经都在逼着我的大脑担保,以后再也别承受这样的摧残。
  我的大脑也终于在剧痛的逼迫下屈服了。

  我再也不要接受这样的摧残了。

  我要和吴小涵摊牌——我要离开这个恶魔。

  虽然心里还是对自己有这样的想法有一丝愧疚,可是,肉体的痛苦实在太过猛烈,太过真切,太过让人绝望。

  ……

  不过,似乎只过了几分钟,吴小涵就回来了。

  也可能,真实情况是只过了几十秒吧——毕竟,在这种极端的剧痛中,我感觉度秒如年。

  我见到吴小涵,未免有些喜出望外;但身体已经连摆出一个相应表情的能力都没有了。

  吴小涵的脚步很快——她几乎是冲进来,立刻就关上了电源。

  终于从那让我全身都要炸裂的剧痛中解脱的一瞬,我全身的肌肉瞬间松弛下来,但也再使不出半点力气,猛然下垂。

  那一瞬间的解脱,再次让我确信——我再也不要承受这样的折磨,一生中再也不要。

  可是,也许是电击解除了的缘故,我内心里竟又要因自己有这样的想法而感到羞愧。

  我脑子里仿佛有一个理性的声音:刚才那种痛苦,宁愿死都不想再承受一秒了吧?果断一点,像个男人一样。

  可是感性的声音又反驳:我都已经为吴小涵做了那么多,甚至都有了再也取不下来的项圈、再也抹不掉的烙印,真的就要这么放弃,前功尽弃吗?

  理性的声音逐渐占据高地:才过了几秒,刚才的痛苦就忘了?不可以那么贱。我不要再一次掉进陷阱里了。

  在我脑海里乱成一团的时候,吴小涵已经飞快地把桌子搬回了我身下垫好。
  她没有再拖慢动作折磨我,很快开始着手把我下体的铁钩和注射针取下来。
  铁钩在我的龟头里已经牢牢嵌住,取下来时花了不小力气。

  取出铁钩的疼痛远不及电击,但是因为是在我已经全然放松之后又突然袭来,我疼得一声嘶喊,再也没气力思考什么了。

  体能本就耗尽了的我,刚停下电击时还能勉强保持清醒;而此刻算是消耗完了解放那一刻的兴奋,在低烈度的疼痛中,脑袋开始昏昏沉沉。

  当她把我嘴唇上的别针一一解开时,我感觉自己都已经没力气睁眼了。
  她看我一动不动,柔柔地对我说:「把袜子吐出来吧。」

  我这才虚弱地把嘴里的那双袜子吐了出来。

  我脑袋歪朝一边,迷迷糊糊中还在对她说:「求求你……放过我……别电我了……我知道我没用……你放过我……」

  「好,不电你了。我放过你,都听你的。」吴小涵温柔地安慰道。

  可我还在迷糊之中,远没从电击的恐惧中走出:「小涵学姐……我……我知道我对你的感情都是假的……我……真的再也不想被电了……我……」

  吴小涵听了把我沾满眼泪、鼻涕、鲜血和汗水的脑袋抱到了她的怀里,紧贴着她的胸前。

  隔着她的皮衣,我都能感受到她身体的温暖和柔软,并依稀闻到属于她的那清淡的体香。

  这是吴小涵第一次把我的脑袋抱在她的怀里——这甚至是第一次有女生抱我。
  我愣了一下,随即才忽然意识到,这是我的小涵学姐——是我向往了那么久的女神,是我永远不想离开的主人呀。

  我刚才所有的决心,此刻轻而易举地被吴小涵扫得丢盔弃甲、灰飞烟灭。
  一个怀抱,瞬间打消了我想要逃离的念头。

  可能我就是这么没有出息的吧。

  吴小涵低下头对我说:「别乱说了。我知道你对我的好。我不电你了,好吗?我再也不电你了。你别说你不好了。」

  「我……」我开口后,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应该承认自己刚才有离开吴小涵的想法吗?

  不——我不想把自己那卑鄙的背叛让吴小涵知道;我不想让她知道我有那么不爱她,让她失望。

  可是,如果我不开口坦白的话,是不是又是在欺瞒她呢?

  她见我语塞,只是把我的脑袋抱得更紧了,低头小声说:「对不起。我还是老脾气,身体一兴奋起来就控制不住。我刚才出去了一下,坐到沙发上冷静下来,才发现自己做了多离谱的事情……」

  不知是高兴、难过还是如释重负,我竟又控制不住地在扑在她的怀里哭了起来。

  「对不起……」吴小涵说:「我不该把用你和魏麒比较的这种方式来激你的,是我太过分了。我知道你对我的感情的,我从来都相信的。你没必要这么努力地来做这样的证明的。」

  「没事的,」我的大脑稍稍恢复运作后,回答说:「小涵学姐,我刚才其实也懂了,我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好,我对你,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

  「爱」字正要出口,又被我生生咽了回去;似乎,以M的身份,不应该用「爱」这个字;用「崇拜」?「忠诚」?好像都有点奇怪。

  我再次语塞,干脆直接说出:「我……我对你的感情,配不上和你在一起的。」
  她像是懂得了我所有说出来和没说出来的话,直视着我的眼睛说道:「别这么想了,我知道你是最好的。我永远不会嫌弃你的。是我太幼稚了,总把你和别的M当成一样的东西,拿你和别的M比。」

  「没事的呀,小涵学姐。我本来就只是你最普通的一个M而已。」

  吴小涵摇摇头:「不是的,你是我的徐洋东。」

  说完,她把我的脸埋进了她的怀里;我于是便无法再开口反驳。

  ……

  贪婪地享受了一会儿吴小涵的怀抱后,她把依然昏沉的我扶到了沙发上躺着休息;而她则自己去清理调教室里留下的污物。

  她清理完调教室后走了出来——我立刻从沙发上起身,准备跪到她的面前。
  可吴小涵见我想要起身,却立刻制止住我:「躺着吧,再休息一会儿。」
  她在我的身边坐下后,竟然又一次把我的脑袋抱了起来,枕到了她的腿上——虽然隔着她的皮裙,可毕竟也是真真切切地靠在了她的腿上。

  她低下头和我四目相对,那眼神温柔而纯净,如同露水一般;而她丝绸般光滑的手指已经轻轻地搭在了我的耳边,那暧昧的温度,让我不禁一颤。

  活了二十多年,我似乎从没被这样地宠爱过。

  一言不发间,吴小涵的脑袋凑得更近了。

  我从没和一个女孩子这么近距离地面对面,似乎,她脸上的温度都能隔着空气传过来,撩动我那早已迷离的心神。

  若是情侣的话,在此时的温存中,两人应该会默契地吻到一起。

  可我们不是。

  吴小涵还是轻轻张开了她粉润的小嘴,露出她那纤薄水嫩的舌头。

  我会意地张开了自己的嘴巴。

  我知道,她还是要吻我,只不过,是以正确的方式。

  吴小涵轻轻吐出了她口中的唾液,那滴清澈的甘露,从她的舌尖和下嘴唇之间滴下来,划过空中,落入我的嘴里。

  我的舌头接住了这美妙的飞吻后,竭力地品尝起上面属于吴小涵的气息。
  似乎没有想象的甜味——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此刻我已经被彻底迷醉,贪婪地继续张大着嘴巴,索要着更多的金津玉液。

  吴小涵也丝毫没有吝啬,又不断地从口中挤出她那满载芬馨的甘露,一点点滴入我的舌间。

  要是时间能永远定格该多好——我甚至觉得,能得到这绵长的吻,连先前经受的电击都是值得的。

  ……

  我就这么枕着她的腿躺着,和她聊了好多和SM有关或无关的事情。

  到了下午快四点的时候,吴小涵才提议说,先一块儿出去吃饭;毕竟我们都没吃午饭,现在也确实饿了。

  我的体力确实也恢复得差不多,可以自己走出去了。

  当然,她不愿意穿着这一身衣服出去;于是,在我去上厕所的时候,她就已经换上了一件针织衫、一条长裙,外面还穿着一件风衣。

  脚上的高跟长靴也被她自己换下,而换上了一双普通的中筒棉靴。

  在我自觉地戴上了贞操锁后,也换好衣服,和她一起下楼。

  我们没有开车进城,而是直接走路去三条街开外的一家火锅店。

  之前耗尽了体能的我,吃了好几盘肉都不满足。

  ……

  一起吃完火锅之后,我们又慢慢走回她家。

  我拉沓地跟在她的身后,看着她在夕阳里的剪影,看着从她的发丝间穿过的一缕缕金色的阳光,一时间竟然有了种错觉——仿佛她真的成了我的女朋友。
  如果真的和她在一起生活一辈子的话,是不是就是像这样,每天能够一起在夕阳中散步回家呢?

  要是真能那样,该多么幸福呀。

  这似乎是和她在一起以后我第一次敢想象这样的事情。

  我是不是有些被宠坏了,才会这么想呢?

  吴小涵的声音打断了我。

  她转过头笑着问我说:「要不要我把鞋底踩脏一点,让你回去舔呀?」
  那声音里没有嘲讽,没有羞辱;大约是真的知道我喜欢舔她的脏鞋底,而真的想要宠爱我而已。

  我没有客气:「嗯,可以呀。谢谢学姐。」

  她于是就走到了马路边上靠近路缘的地方——那里有些积在地上的泥沙,正好可以把鞋底弄脏。

  一边踩,她还一边说:「呐,这回够脏了吧?是不是终于可以满足你那张变态的小贱嘴了?」

  看着她脚下的泥土,我确实有些兴奋,连连说道:「嗯嗯,谢谢学姐。」
  「你呀,怎么就是偏偏喜欢舔很脏的鞋底呢?也不怕得病。」吴小涵的声音依然带着疼爱。

  阳光的颜色似乎越来越浓了——她温暖的笑容罩上那一抹金色,竟然让我有一丝伤感。

  因为在那一瞬间我忽然意识到,这金黄的色调实在是太像是回忆的颜色了。
  我甚至立刻相信,在多年后,我一定会回忆起这一刻的美好和温馨,一定会因为无法再回到这一刻而感到失落。

  但无论如何,还是珍惜好眼下的时光吧。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